FANDOM


紅髮小孩”是第九季的第十一集,也是南方公園全系列的第136集,於2005年11月9日播出。

簡介編輯

卡特曼突然染上了一種神秘的的紅髮病毒。他厭倦了因為紅頭髮、白皮膚和雀斑而被嘲笑,於是召集了各地所有的紅髮小孩們與歧視作鬥爭,並發動起義,以此成為他們想成為的優等種族。

劇情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在一次課堂展示中,卡特曼做了一場充滿仇恨的演講,演講中提到了“紅髮小孩”——那些長着紅頭髮、雀斑和蒼白皮膚的人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生物,他們患有“薑黃病”,而他們的癥狀來自於靈魂的缺失。卡特曼還指出紅髮小孩不能忍受陽光,簡直像吸血鬼一樣。卡特曼以凱爾作為那些能免疫陽光影響的關鍵的例子,因為他有赤褐色的頭髮(但沒有淺色皮膚或雀斑),並能夠走在陽光下。卡特曼稱像凱爾這樣的人為“日行者”。在卡特曼的演講結束後,凱爾、斯坦肯尼覺得卡特曼的演講在鼓勵其他學生歧視紅髮小孩,像托肯克雷格克萊德吉米在走廊里推搡着一個要去食堂吃飯的紅髮小孩,這更激怒了凱爾。他決定做一個關於紅髮小孩基因決定論的演講,接着採訪了一個有紅髮小孩的家庭。在採訪時凱爾和斯坦很快明白,雖然卡特曼關於紅髮小孩的偏見想法是不真實的,然而事實是公眾,甚至三個紅頭髮有雀斑的孩子的父母,都對紅髮小孩持類似偏執仇恨和不能容忍的態度(雖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紅髮小孩小孩也被描繪得令人毛骨悚然)。

凱爾在課堂上發表了關於紅髮小孩基因決定論的演講,這或多或少還算不錯(加里森夫人說,“對我來說,有點太科學了”)。然而,卡特曼又提起凱爾作為“日行者”的身份,使他的信譽受到質疑,從而進一步削弱凱爾的影響力。最後,受夠了卡特曼的偏執,凱爾三人同意教訓一下卡特曼。那天晚上,他們闖進了卡特曼的家,制服了他(凱爾把他打得不省人事,然後大發雷霆,繼續毆打卡特曼,直到斯坦不得不把他拉開),他們把卡特曼的頭髮染成紅色,把他的皮膚漂白成淺色,給他畫上雀斑,讓他看起來像“紅髮小孩”一樣。他和他的母親都被這種轉變嚇壞了,醫生建議麗安“放棄她”,而不是把他當作紅髮小孩來對待。麗安考慮了一下,但最終決定不這麼做,因為卡特曼就站在她身邊。

在學校里,卡特曼因為他自己發表的演講而受到歧視,這讓凱爾三人認為他最終會得到教訓。然而,卡特曼拒絕承認自己的偏執和錯誤,而是將責任轉移到社會的其他方面,覺得人們對紅髮小孩的厭惡不適用於他。結果,卡特曼集合了所有的紅髮小孩學生,並成為了“紅髮小孩獨立運動”的領導人,該組織最初聲稱他們的訴求是平等,並引用羅恩·霍華德作為紅髮小孩驕傲的來源。然而,卡特曼的運動很快變得暴力並有納粹主義的語氣,因為卡特曼聲稱唯一的方式來對抗仇恨就是更多的仇恨。他們一開始的行動包括野蠻地毆打一位非紅髮的女演員,因為她在音樂劇《安妮》(Annie)中扮演紅髮小孩安妮·沃巴克斯(Annie Warbucks)。卡特曼集團的規模繼續擴大,卡特曼自己也開始宣揚紅髮人實際上是“被選擇的種族”,並下令從地球上消滅所有不是紅髮的人。

按照卡特曼的命令,紅髮小孩小孩們綁架了儘可能多的南方公園的孩子,包括斯坦、凱爾和肯尼,然後把他們帶到希爾頓機場酒店的日落屋,紅髮小孩小孩的集會場所。為了安撫這群人,希爾頓酒店在日落屋的中央設置了一個巨大的熔岩坑,在那裡,紅髮小孩有儀式感地謀殺了他們。凱爾作為一個“日行者”被選為第一個死去的人,但在紅髮小孩把他扔進岩漿之前,他對卡特曼耳語說,卡特曼不是真正的紅髮小孩,而是由斯坦、凱爾和肯尼化妝化出來的。卡特曼被這個消息震驚了,他很快意識到,如果他的追隨者發現他不是一個真正的紅髮小孩,他會和其他孩子一樣的命運。他很快告訴他的追隨者,他突然有了頓悟,現在意識到,每個人都必須和睦相處,否則就會像迫害他們的人一樣壞。最初,紅髮小孩對卡特曼的改變意見表示懷疑,但卡特曼通過唱《手拉手》來安撫他們。紅髮小孩開始釋放了其他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加入了唱歌。與此同時,凱爾低聲對卡特曼說,他是一個操縱狂,卡特曼承認這是真的,但並不在乎,因為他現在不會死掉了。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