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红发小孩”是第九季的第十一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136集,于2005年11月9日播出。

简介编辑

卡特曼突然染上了一种神秘的的红发病毒。他厌倦了因为红头发、白皮肤和雀斑而被嘲笑,于是召集了各地所有的红发小孩们与歧视作斗争,并发动起义,以此成为他们想成为的优等种族。

剧情编辑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在一次课堂展示中,卡特曼做了一场充满仇恨的演讲,演讲中提到了“红发小孩”——那些长着红头发、雀斑和苍白皮肤的人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恶生物,他们患有“姜黄病”,而他们的症状来自于灵魂的缺失。卡特曼还指出红发小孩不能忍受阳光,简直像吸血鬼一样。卡特曼以凯尔作为那些能免疫阳光影响的关键的例子,因为他有赤褐色的头发(但没有浅色皮肤或雀斑),并能够走在阳光下。卡特曼称像凯尔这样的人为“日行者”。在卡特曼的演讲结束后,凯尔、斯坦肯尼觉得卡特曼的演讲在鼓励其他学生歧视红发小孩,像托肯克雷格克莱德吉米在走廊里推搡着一个要去食堂吃饭的红发小孩,这更激怒了凯尔。他决定做一个关于红发小孩基因决定论的演讲,接着采访了一个有红发小孩的家庭。在采访时凯尔和斯坦很快明白,虽然卡特曼关于红发小孩的偏见想法是不真实的,然而事实是公众,甚至三个红头发有雀斑的孩子的父母,都对红发小孩持类似偏执仇恨和不能容忍的态度(虽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红发小孩小孩也被描绘得令人毛骨悚然)。

凯尔在课堂上发表了关于红发小孩基因决定论的演讲,这或多或少还算不错(加里森夫人说,“对我来说,有点太科学了”)。然而,卡特曼又提起凯尔作为“日行者”的身份,使他的信誉受到质疑,从而进一步削弱凯尔的影响力。最后,受够了卡特曼的偏执,凯尔三人同意教训一下卡特曼。那天晚上,他们闯进了卡特曼的家,制服了他(凯尔把他打得不省人事,然后大发雷霆,继续殴打卡特曼,直到斯坦不得不把他拉开),他们把卡特曼的头发染成红色,把他的皮肤漂白成浅色,给他画上雀斑,让他看起来像“红发小孩”一样。他和他的母亲都被这种转变吓坏了,医生建议丽安“放弃她”,而不是把他当作红发小孩来对待。丽安考虑了一下,但最终决定不这么做,因为卡特曼就站在她身边。

在学校里,卡特曼因为他自己发表的演讲而受到歧视,这让凯尔三人认为他最终会得到教训。然而,卡特曼拒绝承认自己的偏执和错误,而是将责任转移到社会的其他方面,觉得人们对红发小孩的厌恶不适用于他。结果,卡特曼集合了所有的红发小孩学生,并成为了“红发小孩独立运动”的领导人,该组织最初声称他们的诉求是平等,并引用罗恩·霍华德作为红发小孩骄傲的来源。然而,卡特曼的运动很快变得暴力并有纳粹主义的语气,因为卡特曼声称唯一的方式来对抗仇恨就是更多的仇恨。他们一开始的行动包括野蛮地殴打一位非红发的女演员,因为她在音乐剧《安妮》(Annie)中扮演红发小孩安妮·沃巴克斯(Annie Warbucks)。卡特曼集团的规模继续扩大,卡特曼自己也开始宣扬红发人实际上是“被选择的种族”,并下令从地球上消灭所有不是红发的人。

按照卡特曼的命令,红发小孩小孩们绑架了尽可能多的南方公园的孩子,包括斯坦、凯尔和肯尼,然后把他们带到希尔顿机场酒店的日落屋,红发小孩小孩的集会场所。为了安抚这群人,希尔顿酒店在日落屋的中央设置了一个巨大的熔岩坑,在那里,红发小孩有仪式感地谋杀了他们。凯尔作为一个“日行者”被选为第一个死去的人,但在红发小孩把他扔进岩浆之前,他对卡特曼耳语说,卡特曼不是真正的红发小孩,而是由斯坦、凯尔和肯尼化妆化出来的。卡特曼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他很快意识到,如果他的追随者发现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红发小孩,他会和其他孩子一样的命运。他很快告诉他的追随者,他突然有了顿悟,现在意识到,每个人都必须和睦相处,否则就会像迫害他们的人一样坏。最初,红发小孩对卡特曼的改变意见表示怀疑,但卡特曼通过唱《手拉手》来安抚他们。红发小孩开始释放了其他的孩子,所有的孩子都加入了唱歌。与此同时,凯尔低声对卡特曼说,他是一个操纵狂,卡特曼承认这是真的,但并不在乎,因为他现在不会死掉了。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