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海蒂·特納是南方公園小學的學生,也是學校中“受歡迎女孩”之一。她在“瑪喬莉”中主持了一場睡衣派對,在這場派對中,很多的女孩們都參加了,這又一次證明了她的受歡迎。她常常和溫蒂貝蓓瑞德米莉安妮蘿拉以斯帖莎莉一起出現。

背景 編輯

角色發展 編輯

海蒂從第三季的一個次要背景角色,漸漸變成了南方公園經常出場的角色。和早期大部分的背景板角色一樣,她的身體模型會在重新塗色之後進行重複使用,所以有不少的與她相似卻略有不同的角色出場。

後來,在劇集慢慢前行的過程中,海蒂的形象和配色漸漸確定下來,最終也擁有了一個名字,這讓她再次出現變得更有可能。後來,她在“瑪喬莉”中發生了從徹底的背景板到正式的角色轉變,作為睡衣派對的主持人出場。

自從那時之後,她在女生小圈子裡的地位也就坐實了,她的戲份在漸漸增長,在“霍比特人”之前也不曾下降。在第二十季,她成為了一名關鍵的角色,因為她在網絡噴子獵婊42的壓迫下放棄了社交媒體並最終成為了埃里克·卡特曼的女朋友,一起加入到了阻止性別戰爭席捲校園的行動中去。

配音 編輯

海蒂在劇中總共擁有四個配音員。海蒂自2005年至今由傑西卡·馬爾金森配音。她第一次說話的戲份出現在“南方公園加長未刪減版”中由瑪麗·凱·伯格曼配音。她在2000至2001年由莫娜·馬歇爾配音,在2001至2005年由伊萊扎·施耐德配音。在早期,她的聲音類似於溫蒂。

外觀 編輯

海蒂有着深棕色的頭髮。她穿着灰綠色的夾克、深棕色褲子和紅手套。她在“熱帶雨林驚魂”中的最初登場時,她有着黑色的頭髮(儘管在許多鏡頭裡又是棕色)並在沒有穿着合唱隊服時穿着綠色的毛衣。她在“南方公園加長未刪減版”中仍是黑髮。

當她在“蠢婊子攝影套裝”中打扮成婊子時,穿着白色上衣和匹配的裙子,非常像莎莉的裝扮。在“瑪喬莉”中可以看見海蒂穿着有粉紅色領子和口袋的淡紫色格子花呢睡衣。

她看起來像“無神論的未來·一”中的琳達·特里斯科蒂卡倫·麥考密克,因為她們都穿着與海蒂相同的衣服。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們的頭髮,海蒂沒有髮夾而且發色也不同。

在“獵婊行動”中,她戴了一頂有着紅色、紫色、白色條紋的帽子,帽子上還有一朵紫花。

海蒂在“變本加厲”中於食用“超越KFC”後開始發胖。在“水中小熊”中她終於變得和男朋友卡特曼一樣肥胖。不過在下一季的“該屎的麻煩”中可以看到脫離了卡特曼影響的海蒂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個性 編輯

Heidi1

歌舞童年”中的海蒂

海蒂通常很可愛,對社會也很友好,雖然在早期的季節里,她有時被證明是無情到殘酷的。在"瑪喬莉"中,她最初表現出對“新來的女孩”瑪喬莉的厭惡,公開嘲笑她,儘管後來安慰了瑪喬莉,並為她們的戲弄向她道歉。 她在四年級學生中是個“受歡迎的女孩”,她在"名單風波"中參加了女孩會議,討論哪個女孩的錢包是最可愛的。自從第二十季海蒂的性格有了很大的發展,在這一季里她被提升到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海蒂總是被描繪成一個和藹、體貼、可愛的女孩。從第二十季開始,她就成了南方公園裡最善良、最敏感的女孩之一,在獵婊42的打擊下她退出了社交媒體。

在"巫婆之子"中表明海蒂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 因此,她要比平時花更多的時間來為特殊的活動做準備。根據卡特曼的說法,她"不管怎樣都不能合理安排時間。"

在這段感情中,卡特曼對海蒂的虐待開始影響到她。在"變本加厲"中她變得非常沮喪,並承認她只是希望卡特曼對她很好,就像過去一樣。在一段短暫的時間裡,海蒂和他分手後,又變得更快樂了。然而,卡特曼再次和她對話後,操縱了她的情緒,最終毀掉了她康復的所有機會。在接下來的一集 "水中小熊"中,卡特曼的干預間接導致海蒂變得殘忍、邪惡、頹喪。卡特曼基本上把她塑造成他自己的形象。

家庭 編輯

父母 編輯

Turnerfathers

海蒂不同的父親

海蒂和她的父母首次出現在“殘疾人的救贖”和“卡特曼邪教”中。當卡特曼創立了自己的教會而父母們試圖勸說孩子們回來時,海蒂就是孩子們的一員。她的父親叫她回去,但當海蒂說自己不想下地獄時,卡特曼搭蓋的破爛教堂的頂梁發色脫落並砸死了她的父親。但這之後開始,海蒂的父母就變得非常迷離,在這第一次出現之後,儘管海蒂的父親已經死了,但他又出現在“海倫·凱勒音樂劇”中告訴妻子他後悔和另一個女人一起欺騙了她。在“性教育”的末尾她又有了不一樣的父母。在“卡通戰爭·上”中她不僅有了不同的父母,還多了一個兄弟。

Turner-mothers

海蒂不同的母親

直到“瑪喬莉”中,她的父母才有了細緻的刻畫並且他們又在“連續劇的結束”的末尾出現,說明他們的設定已經確定了下來。

寵物 編輯

在“海倫·凱勒音樂劇”中可以看到海蒂對着一條狗的屍體哭喊:“不,羅比!不!”,這可能說明羅比是她的寵物。

關係 編輯

埃里克·卡特曼 編輯

他們之間的關係可以追溯到第四季劇集“卡特曼邪教”,海蒂的父母要從卡特曼的教會中把她接回來時,卡特曼說服了他們讓她留下,這樣她才能“得到拯救”。

在後來的“小心那顆蛋!”中,二人被配對到了一起,做了一對“夫妻”,不過海蒂似乎對她的搭檔並不滿意。相反,卡特曼卻對自己打破了蛋非常抱歉,並請求老師給自己不及格而給海蒂高分。不過這也是出於私心,因為卡特曼覺得高分和不及格的平均分還說得過去,讓老師給兩個人都打這個平均分。在這一集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中,兩人都沒有過任何形式的交流和互動。

直到十年之後的“英勇的變性人”,這一集里,卡特曼把海蒂稱作“外陰垃圾”,完全沒有體現出兩人之間有什麼良好關係,反而可能說明兩人關係並不好。

LetsComeTogetherAsASkewl

戀愛中的卡特曼與海蒂

但是在二十季,他們開始了一段戀情。在“可惡的人”中,兩人因為同時失去社交媒體工具而陰差陽錯走到了一起,在“露出小弟弟”中正式確定戀情,“灌洗器與丹麥人”中,兩人在學校的男女戰爭中心用一個吻震了所有的同學,戀情正式公開。他們一起幫助丹麥人建立噴子追蹤網公司,還在大家做丹麥食品籌款時一起唱了一首名為《讓我們像學校般團結起來》的歌。

在“表情分析法”中,卡特曼無法告訴海蒂他過去的偏執並向她撒了一個關於吉米的謊。他們的關係在“不算有趣”中變得糟糕,因為海蒂將所有精力都投入在了火箭問題上。然而直到二十季結束他們依然保持着關係。

在第二十一季的第一集“白人改造家”中,他們的關係出現了裂痕,卡特曼開始對海蒂不服從他而感到懊惱。他怪她在他們的關係中讓他不愉快,指責她精神虐待。在本集結尾,卡特曼和海蒂分手了,這令她心碎。雖然如此,在接下來的一集“快放下它”中揭露卡特曼是真心愛着海蒂的,他給海蒂留了語音郵件,威脅她如果她不和他複合他就要自殺。因為擔心他,海蒂同意了,兩人又在一起了。

他們關係中的惡在第二十一季的“巫婆之子”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在這一集中,他們計劃一起去南瓜地,但海蒂花了很長時間才準備好,卡特曼對她感到越來越惱怒。他並沒有告訴她他的感受,而是想要寬恕她的感受,以及他失去理智想要除掉她的罪惡感。凱爾對此譴責卡特曼,說“海蒂是個好女孩”,告訴他他應該和她分手而不是制定一些可怕的計劃來除掉她,還說她不應受到如此糟糕的對待。卡特曼沒有理會,他之後勸服海蒂打扮成格蕾桃(Gretel),把她扔在森林裡等死,讓她被巫婆抓走。她在本集結尾被救出,讓卡特曼很是失望。

SPST - 00095

在“碎番茄”中海蒂最終與卡特曼分手

他們的關係至今在第二十一季的第七集“變本加厲”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這一集揭露出海蒂容忍了卡特曼對他的虐待,因為她不想承認她成為他的女友是個錯誤。這些情感是直接被其他女生所影響的,她們笑話她,為她和他約會而嘲弄她,雖然都是在開玩笑。她們還為海蒂的理智和安全感到擔憂,都對他抱有個人恩怨。凱爾指明了這點並禮貌地要求女生們停止她們的嘲弄因為這會讓她對自己感到沒有安全感。女生們認為凱爾對海蒂有感覺,這讓凱爾為他們的關係感到困惑,他很快就對她有了興趣。在和卡特曼分手後,海蒂同意做凱爾的女朋友,惹怒了卡特曼。卡特曼承認了海蒂對她所想要的東西的迷惑,並利用這一點操縱她背離自己的健康飲食觀,扭曲她的信念,讓她無意間對猶太人抱有偏見。

在“水中小熊”中我們可以看到卡特曼對海蒂虐待的後果。在卡特曼的操縱下,海蒂的體重急劇增長並且容易暴飲暴食,成為了一個充滿破壞性的好鬥的小惡霸。同時卡特曼和海蒂之間對待對方的態度也發生了變化:海蒂對卡特曼十分粗暴,而卡特曼對海蒂的態度卻溫和了許多。

在第二十一季的最後一集“碎番茄”中,海蒂在尋找艾克的一路上回憶起了自己和卡特曼的種種。在卡特曼的又一次自殺威脅下,她最終還是決定和卡特曼分手。

凱爾·布羅夫洛夫斯基 編輯

SPDD - 00051

戀愛中的凱爾與海蒂

凱爾第一次表露出對海蒂的關心是在“巫婆之子”中,他訓斥了卡特曼關於要殺掉海蒂的計劃並稱“海蒂是一個好女孩”。他告訴卡特曼只需要跟海蒂分手而不是籌劃可怕的陰謀去除掉她,海蒂不應受到如此惡劣的對待。

在“變本加厲”中他們進行了短暫的約會。在凱爾勸說海蒂與卡特曼分手後,他們之間互相萌生了感情。但他們的關係在不久後就被卡特曼給破壞了。卡特曼讓海蒂相信凱爾故意離間他們的關係因為他是一個“骯髒的猶太人”。最終海蒂選擇了與凱爾分手並與卡特曼複合,而卡特曼對着凱爾露出了邪惡而嘲諷的笑容。

巴特斯·斯多奇 編輯

在“瑪喬莉”中,海蒂對由巴特斯偽裝的瑪喬莉要來她家參加派對而發火。海蒂是最初辱罵瑪喬莉的女生的一員,但之後便感到愧疚而試圖鼓勵她。

在“僅供回憶”中,巴特斯在開始學卡特曼的哄弄行為後看起來與海蒂相處得十分融洽,這讓卡特曼十分惱火。

童樂合唱隊 編輯

海蒂最初在“熱帶雨林驚魂”中作為“童樂合唱隊”的一員登場,儘管她作為南方公園居民是在“男孩之戰”中登場。

女孩們 編輯

海蒂看起來與受歡迎的女生們有着良好的關係。在背景中經常可以看到她在和其他女生(主要是以斯帖)說話或是在一起玩。當她在自家舉辦睡衣派對時,她幾乎邀請了所有她們圈子內的女生來。

在“灌洗器與丹麥人”中,女孩們對海蒂與卡特曼戀愛而感到震驚,其中安妮昏了過去而貝蓓吐了出來。

在“變本加厲”中,凱爾發現了海蒂之所以容忍卡特曼對她的虐待是因為她不想承認自己成為卡特曼女友是個錯誤的決定。這種感情隨後也受到了女孩們的影響,她們嘲笑她並嘲諷她和卡特曼的約會,這在無意中對海蒂的精神造成了打擊。她們也表達了對海蒂神志和與卡特曼相處的安全感的關心,儘管都保持着對卡特曼的敵意。凱爾禮貌地請求女孩們停止取消海蒂因為這樣會讓她感到不安。但女孩們卻認為凱爾對海蒂有感情,這使凱爾也重新審視了他與海蒂的關係,發現自己愛上了她。女孩們在海蒂與卡特曼分手後帶她去聚餐並想讓她心情好起來,但當卡特曼不停被提起時,她最終崩潰了,認為大家都在傷害自己。

在“水中小熊”中,女孩們注意到了海蒂的變化並對她判若兩人感到擔憂。海蒂與卡特曼的關係導致她變得更加情緒化,在整集里她十分粗魯地對待女孩們,捉弄取笑她們。這很明顯影射了卡特曼對其他男生的態度。

冷知識 編輯

  • 海蒂在作為背景板出現的時候,曾經在五年以前以四年級學生的形態出現過,當大多數的人還在上學前班的時候。
  • 許多女孩有着與海蒂相同的頭髮,例如卡倫·麥考密克。這是因為她的模板長期被用作背景角色。
  • 在“獵婊行動”中,海蒂成為繼溫蒂後第二個戴帽子的女學生。
  • 有許多女孩有着和海蒂一樣的衣服,例如“無神論的未來·一”中的琳達·特里斯科蒂和“男孩之戰”中家政課上的紅髮女孩。
  • 在“變本加厲”中有提及海蒂是愛爾蘭血統。

出場編輯

南方公園:真理之杖編輯

海蒂·特納出現在女生的秘密基地。進過調查,原來她才是那個兩面三刀的婊子,因為那份流產記錄翻譯過來之後,寫的是她的媽媽之前去過流產診所。然而,女生們很快就原諒了她,因為她對自己的行為深感抱歉。隨後,她還評論說,新來的應該當個女生,因為這樣“好得多”。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