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海蒂·特纳是南方公园小学的学生,也是学校中“受欢迎女孩”之一。她在“玛乔莉”中主持了一场睡衣派对,在这场派对中,很多的女孩们都参加了,这又一次证明了她的受欢迎。她常常和温蒂贝蓓瑞德米莉安妮萝拉以斯帖莎莉一起出现。

背景

角色发展

海蒂从第三季的一个次要背景角色,渐渐变成了南方公园经常出场的角色。和早期大部分的背景板角色一样,她的身体模型会在重新涂色之后进行重复使用,所以有不少的与她相似却略有不同的角色出场。

后来,在剧集慢慢前行的过程中,海蒂的形象和配色渐渐确定下来,最终也拥有了一个名字,这让她再次出现变得更有可能。后来,她在“玛乔莉”中发生了从彻底的背景板到正式的角色转变,作为睡衣派对的主持人出场。

自从那时之后,她在女生小圈子里的地位也就坐实了,她的戏份在渐渐增长,在“霍比特人”之前也不曾下降。在第二十季,她成为了一名关键的角色,因为她在网络喷子猎婊42的压迫下放弃了社交媒体并最终成为了埃里克·卡特曼的女朋友,一起加入到了阻止性别战争席卷校园的行动中去。

配音

海蒂在剧中总共拥有四个配音员。海蒂自2005年至今由杰西卡·马尔金森配音。她第一次说话的戏份出现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由玛丽·凯·伯格曼配音。她在2000至2001年由莫娜·马歇尔配音,在2001至2005年由伊莱扎·施耐德配音。在早期,她的声音类似于温蒂。

外观

海蒂有着深棕色的头发。她穿着灰绿色的夹克、深棕色裤子和红手套。她在“热带雨林惊魂”中的最初登场时,她有着黑色的头发(尽管在许多镜头里又是棕色)并在没有穿着合唱队服时穿着绿色的毛衣。她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仍是黑发。

当她在“蠢婊子摄影套装”中打扮成婊子时,穿着白色上衣和匹配的裙子,非常像莎莉的装扮。在“玛乔莉”中可以看见海蒂穿着有粉红色领子和口袋的淡紫色格子花呢睡衣。

她看起来像“无神论的未来·一”中的琳达·特里斯科蒂卡伦·麦考密克,因为她们都穿着与海蒂相同的衣服。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们的头发,海蒂没有发夹而且发色也不同。

在“猎婊行动”中,她戴了一顶有着红色、紫色、白色条纹的帽子,帽子上还有一朵紫花。

海蒂在“变本加厉”中于食用“超越KFC”后开始发胖。在“水中小熊”中她终于变得和男朋友卡特曼一样肥胖。不过在下一季的“该屎的麻烦”中可以看到脱离了卡特曼影响的海蒂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个性

Heidi1

歌舞童年”中的海蒂

海蒂通常很可爱,对社会也很友好,虽然在早期的季节里,她有时被证明是无情到残酷的。在"玛乔莉"中,她最初表现出对“新来的女孩”玛乔莉的厌恶,公开嘲笑她,尽管后来安慰了玛乔莉,并为她们的戏弄向她道歉。 她在四年级学生中是个“受欢迎的女孩”,她在"名单风波"中参加了女孩会议,讨论哪个女孩的钱包是最可爱的。自从第二十季海蒂的性格有了很大的发展,在这一季里她被提升到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海蒂总是被描绘成一个和蔼、体贴、可爱的女孩。从第二十季开始,她就成了南方公园里最善良、最敏感的女孩之一,在猎婊42的打击下她退出了社交媒体。

在"巫婆之子"中表明海蒂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 因此,她要比平时花更多的时间来为特殊的活动做准备。根据卡特曼的说法,她"不管怎样都不能合理安排时间。"

在这段感情中,卡特曼对海蒂的虐待开始影响到她。在"变本加厉"中她变得非常沮丧,并承认她只是希望卡特曼对她很好,就像过去一样。在一段短暂的时间里,海蒂和他分手后,又变得更快乐了。然而,卡特曼再次和她对话后,操纵了她的情绪,最终毁掉了她康复的所有机会。在接下来的一集 "水中小熊"中,卡特曼的干预间接导致海蒂变得残忍、邪恶、颓丧。卡特曼基本上把她塑造成他自己的形象。

家庭

父母

Turnerfathers

海蒂不同的父亲

海蒂和她的父母首次出现在“残疾人的救赎”和“卡特曼邪教”中。当卡特曼创立了自己的教会而父母们试图劝说孩子们回来时,海蒂就是孩子们的一员。她的父亲叫她回去,但当海蒂说自己不想下地狱时,卡特曼搭盖的破烂教堂的顶梁发色脱落并砸死了她的父亲。但这之后开始,海蒂的父母就变得非常迷离,在这第一次出现之后,尽管海蒂的父亲已经死了,但他又出现在“海伦·凯勒音乐剧”中告诉妻子他后悔和另一个女人一起欺骗了她。在“性教育”的末尾她又有了不一样的父母。在“卡通战争·上”中她不仅有了不同的父母,还多了一个兄弟。

Turner-mothers

海蒂不同的母亲

直到“玛乔莉”中,她的父母才有了细致的刻画并且他们又在“连续剧的结束”的末尾出现,说明他们的设定已经确定了下来。

宠物

在“海伦·凯勒音乐剧”中可以看到海蒂对着一条狗的尸体哭喊:“不,罗比!不!”,这可能说明罗比是她的宠物。

关系

埃里克·卡特曼

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追溯到第四季剧集“卡特曼邪教”,海蒂的父母要从卡特曼的教会中把她接回来时,卡特曼说服了他们让她留下,这样她才能“得到拯救”。

在后来的“小心那颗蛋!”中,二人被配对到了一起,做了一对“夫妻”,不过海蒂似乎对她的搭档并不满意。相反,卡特曼却对自己打破了蛋非常抱歉,并请求老师给自己不及格而给海蒂高分。不过这也是出于私心,因为卡特曼觉得高分和不及格的平均分还说得过去,让老师给两个人都打这个平均分。在这一集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中,两人都没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和互动。

直到十年之后的“英勇的变性人”,这一集里,卡特曼把海蒂称作“外阴垃圾”,完全没有体现出两人之间有什么良好关系,反而可能说明两人关系并不好。

LetsComeTogetherAsASkewl

恋爱中的卡特曼与海蒂

但是在二十季,他们开始了一段恋情。在“可恶的人”中,两人因为同时失去社交媒体工具而阴差阳错走到了一起,在“露出小弟弟”中正式确定恋情,“灌洗器与丹麦人”中,两人在学校的男女战争中心用一个吻震了所有的同学,恋情正式公开。他们一起帮助丹麦人建立喷子追踪网公司,还在大家做丹麦食品筹款时一起唱了一首名为《让我们像学校般团结起来》的歌。

在“表情分析法”中,卡特曼无法告诉海蒂他过去的偏执并向她撒了一个关于吉米的谎。他们的关系在“不算有趣”中变得糟糕,因为海蒂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在了火箭问题上。然而直到二十季结束他们依然保持着关系。

在第二十一季的第一集“白人改造家”中,他们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卡特曼开始对海蒂不服从他而感到懊恼。他怪她在他们的关系中让他不愉快,指责她精神虐待。在本集结尾,卡特曼和海蒂分手了,这令她心碎。虽然如此,在接下来的一集“快放下它”中揭露卡特曼是真心爱着海蒂的,他给海蒂留了语音邮件,威胁她如果她不和他复合他就要自杀。因为担心他,海蒂同意了,两人又在一起了。

他们关系中的恶在第二十一季的“巫婆之子”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在这一集中,他们计划一起去南瓜地,但海蒂花了很长时间才准备好,卡特曼对她感到越来越恼怒。他并没有告诉她他的感受,而是想要宽恕她的感受,以及他失去理智想要除掉她的罪恶感。凯尔对此谴责卡特曼,说“海蒂是个好女孩”,告诉他他应该和她分手而不是制定一些可怕的计划来除掉她,还说她不应受到如此糟糕的对待。卡特曼没有理会,他之后劝服海蒂打扮成格蕾桃(Gretel),把她扔在森林里等死,让她被巫婆抓走。她在本集结尾被救出,让卡特曼很是失望。

SPST - 00095

在“碎番茄”中海蒂最终与卡特曼分手

他们的关系至今在第二十一季的第七集“变本加厉”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这一集揭露出海蒂容忍了卡特曼对他的虐待,因为她不想承认她成为他的女友是个错误。这些情感是直接被其他女生所影响的,她们笑话她,为她和他约会而嘲弄她,虽然都是在开玩笑。她们还为海蒂的理智和安全感到担忧,都对他抱有个人恩怨。凯尔指明了这点并礼貌地要求女生们停止她们的嘲弄因为这会让她对自己感到没有安全感。女生们认为凯尔对海蒂有感觉,这让凯尔为他们的关系感到困惑,他很快就对她有了兴趣。在和卡特曼分手后,海蒂同意做凯尔的女朋友,惹怒了卡特曼。卡特曼承认了海蒂对她所想要的东西的迷惑,并利用这一点操纵她背离自己的健康饮食观,扭曲她的信念,让她无意间对犹太人抱有偏见。

在“水中小熊”中我们可以看到卡特曼对海蒂虐待的后果。在卡特曼的操纵下,海蒂的体重急剧增长并且容易暴饮暴食,成为了一个充满破坏性的好斗的小恶霸。同时卡特曼和海蒂之间对待对方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海蒂对卡特曼十分粗暴,而卡特曼对海蒂的态度却温和了许多。

在第二十一季的最后一集“碎番茄”中,海蒂在寻找艾克的一路上回忆起了自己和卡特曼的种种。在卡特曼的又一次自杀威胁下,她最终还是决定和卡特曼分手。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SPDD - 00051

恋爱中的凯尔与海蒂

凯尔第一次表露出对海蒂的关心是在“巫婆之子”中,他训斥了卡特曼关于要杀掉海蒂的计划并称“海蒂是一个好女孩”。他告诉卡特曼只需要跟海蒂分手而不是筹划可怕的阴谋去除掉她,海蒂不应受到如此恶劣的对待。

在“变本加厉”中他们进行了短暂的约会。在凯尔劝说海蒂与卡特曼分手后,他们之间互相萌生了感情。但他们的关系在不久后就被卡特曼给破坏了。卡特曼让海蒂相信凯尔故意离间他们的关系因为他是一个“肮脏的犹太人”。最终海蒂选择了与凯尔分手并与卡特曼复合,而卡特曼对着凯尔露出了邪恶而嘲讽的笑容。

巴特斯·斯多奇

在“玛乔莉”中,海蒂对由巴特斯伪装的玛乔莉要来她家参加派对而发火。海蒂是最初辱骂玛乔莉的女生的一员,但之后便感到愧疚而试图鼓励她。

在“仅供回忆”中,巴特斯在开始学卡特曼的哄弄行为后看起来与海蒂相处得十分融洽,这让卡特曼十分恼火。

童乐合唱队

海蒂最初在“热带雨林惊魂”中作为“童乐合唱队”的一员登场,尽管她作为南方公园居民是在“男孩之战”中登场。

女孩们

海蒂看起来与受欢迎的女生们有着良好的关系。在背景中经常可以看到她在和其他女生(主要是以斯帖)说话或是在一起玩。当她在自家举办睡衣派对时,她几乎邀请了所有她们圈子内的女生来。

在“灌洗器与丹麦人”中,女孩们对海蒂与卡特曼恋爱而感到震惊,其中安妮昏了过去而贝蓓吐了出来。

在“变本加厉”中,凯尔发现了海蒂之所以容忍卡特曼对她的虐待是因为她不想承认自己成为卡特曼女友是个错误的决定。这种感情随后也受到了女孩们的影响,她们嘲笑她并嘲讽她和卡特曼的约会,这在无意中对海蒂的精神造成了打击。她们也表达了对海蒂神志和与卡特曼相处的安全感的关心,尽管都保持着对卡特曼的敌意。凯尔礼貌地请求女孩们停止取消海蒂因为这样会让她感到不安。但女孩们却认为凯尔对海蒂有感情,这使凯尔也重新审视了他与海蒂的关系,发现自己爱上了她。女孩们在海蒂与卡特曼分手后带她去聚餐并想让她心情好起来,但当卡特曼不停被提起时,她最终崩溃了,认为大家都在伤害自己。

在“水中小熊”中,女孩们注意到了海蒂的变化并对她判若两人感到担忧。海蒂与卡特曼的关系导致她变得更加情绪化,在整集里她十分粗鲁地对待女孩们,捉弄取笑她们。这很明显影射了卡特曼对其他男生的态度。

冷知识

  • 海蒂在作为背景板出现的时候,曾经在五年以前以四年级学生的形态出现过,当大多数的人还在上学前班的时候。
  • 许多女孩有着与海蒂相同的头发,例如卡伦·麦考密克。这是因为她的模板长期被用作背景角色。
  • 在“猎婊行动”中,海蒂成为继温蒂后第二个戴帽子的女学生。
  • 有许多女孩有着和海蒂一样的衣服,例如“无神论的未来·一”中的琳达·特里斯科蒂和“男孩之战”中家政课上的红发女孩。
  • 在“变本加厉”中有提及海蒂是爱尔兰血统。

出场

南方公园:真理之杖

Heidi Turner appears in the girls' secret base, where she is revealed to be the two-faced bitch since the translated abortion records reveal that her mother had been to the abortion clinic. However, the girls soon forgive her since she's really sorry. She can then comment that the New Kid should stay as a girl, since it would be "so much better".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