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杰弗逊父子”是第八季的第六集,也是南方公园全系列的第117集,于2004年4月21日播出。

简介 编辑

杰弗逊先生先生带着他的儿子搬到了南方公园。他对小孩子非常友善,家里又有许多玩具,立刻得到了孩子们的好感,特别是卡特曼。然而人们可能会疑惑,杰弗逊先生同孩子们呆在一起的时间真多,也许有点太多了……

剧情 编辑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斯坦凯尔卡特曼肯尼骑着他们的大轮子时,他们注意到有人买了多诺万家的旧房子。当他们停下来审视时,一个戴着面具名叫毯毯的小男孩走出来迎接他们,告诉他们搬到南方公园是为了逃避城市生活。毯毯邀请他们进去,但他们礼貌地拒绝了,但当毯毯告诉他们里面有街机游戏时,他们又重新考虑了一下。他们意识到房子里到处都是玩具和游戏,而后院就像一个马戏团。然后迈克尔·杰克逊(自称杰弗逊先生,戴着假胡子)出现在家中,向孩子们问好。他邀请他们和他一起玩,爬上他的许愿树,开始唱《我的许愿树》。但毯毯爬不上去,凯尔试图告诉杰弗逊先生这一点,杰弗逊先生也不理他,继续唱着歌。那天晚些时候,四个男孩去了史塔克池塘,告诉所有孩子们杰斐逊先生和他很酷的屋子,他邀请了所有人来玩。

凯尔开始注意到杰弗逊先生总是忽视自己的儿子,而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其他孩子身上。毯毯擦伤了他的膝盖,凯尔不得不帮他清理。凯尔在照料他的伤口时,毯毯透露他是一个试管婴儿,他从来不认识他的母亲。凯尔开始心疼杰弗逊先生的儿子,和他的朋友讨论这件事,卡特曼险恶地提醒凯尔:“杰弗逊先生的到来是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个小镇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如果你又搞砸了,上帝会帮助我,手撕你的蛋蛋!手撕!该死的!”然后生气地跑开了。

斯坦把杰弗逊家的事告诉了他的父母,莎伦决定邀请他和杰拉德希拉史蒂芬琳达一起参加晚宴。那天晚上的晚餐上,大人们试图和杰弗逊聊天,但他在大人面前比孩子们更害羞,当他表扬孩子们时,他总是让其他父母感到害怕。卡特曼很嫉妒他们把杰弗逊叫过来,却不带他,于是他过来看看他们在做什么。就在他咆哮的时候,斯坦关上了门。

帕克县警署哈里斯·叶茨得到了一份关于杰弗逊家的新报告,报告说他们是富有的黑人,因此整个警察局开始着手诬陷他的罪行。在斯坦家里,斯坦被敲窗户的声音吵醒,原来是杰弗逊先生打扮成彼得·潘想要玩。然后,卡特曼不希望斯坦独占杰弗逊,也在杰弗逊之后从窗户进来了。凯尔和毯毯出现在门口,他在自家后院发现独自一人的毯毯。但杰斐逊不带毯毯回家,因为他们在假装他们的房子闹鬼了。他们都睡在斯坦的同一张床上,包括杰弗逊先生。留宿时,斯坦做了个令人不安的梦,他梦见卡特曼和杰弗逊亲热。第二天早上,斯坦的父母走进来,看见杰弗逊躺在他的床上,他们斥责了杰弗逊先生不正当的行为,并让他离开。杰弗逊给兰迪和莎伦各付了100美元,让他们保持沉默,然后他就和毯毯离开了。这招对兰迪管用了,但莎伦禁止孩子们再去看杰弗逊,只要卡特曼告诉莎伦:“不要再去杰弗逊先生家了?好吧,马什太太,请原谅我的法语,舔我的肥毛蛋蛋吧。”

警察昨晚花了一整夜的时间在杰弗逊先生的家里安置毒品和血液,并在外面监视,等待他回家。当杰弗逊先生带着毯子从斯坦家回来时,他们发现他并不是黑人,于是中止了计划,他们为差点把杰弗逊先生送进监狱而感到恶心。 他再也不让毯毯出去了,因为他觉得现在每个人都反对他们,毯毯悲伤地看着斯坦、凯尔和肯尼经过。他从窗口问候他们,男孩们邀请他和他们一起去砍柴,但杰弗逊先生打断了他们,开始把毯毯悬在窗外玩。斯坦、凯尔和肯尼对他尖叫,要他把毯毯放下来,杰弗逊先生这么做了,然后关上了窗户。当毯毯开始哭的时候,杰弗逊先生假装拿下他的鼻子来他平静下来,但是当游戏开始,毯毯真的把他爸爸的鼻子拿掉的时候,他惊恐地逃开了。杰弗逊很震惊,追了上去,告诉他的儿子停下来,因为他太“无知”了,还把鼻子贴了回去。

哈里斯·叶茨回到家后打算退出警队,但他的妻子劝他理智一些,告诉他诬告富有的黑人是“他的天性”,并鼓励他继续留在警队。哈里森同意了,并决定调查一下杰弗逊先生的案子,看看出了什么问题。与此同时,杰弗逊先生正拼命地想要阻止他的脸因为多年的整形手术而毁损,他打电话给他在加州的整形医生,想看看他是否能飞过去,把他的脸复原。在屋外,斯坦、凯尔和肯尼(他脱下了兜帽)想出了一个计划,趁他打电话的时候破门而入,希望他们能救出毯毯。他们让肯尼坐在床假扮毯毯,分散了杰弗逊的注意力。这时,哈里斯·叶茨正在打电话给圣芭芭拉警署,杰弗逊从那里搬来,他们告诉他,他们诬陷了一位富有的黑人猥亵犯,此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像黑人,他在审判前逃跑了。

斯坦和凯尔试图带着毯毯偷偷溜出房子,但却撞见了一个严重毁容、想跟他们一起玩的杰弗逊先生。他们跑到毯毯的房间,杰弗逊先生看到肯尼穿得像毯毯一样,就开玩笑地把他扔到空中。然而,肯尼不小心被抛得太高,他的头撞穿天花板,死掉了。杰弗逊追赶另外三个人,这时圣芭芭拉警方指控他性骚扰,警察正等着逮捕他,一群人围了过来。然后卡特曼跳出来为杰弗逊辩护,说他已经厌倦了所有关于杰弗逊的“谎言”。他补充说,杰斐逊可能不同,但这只是因为他年轻时必须一直工作,从来没有自己的童年,这就是为什么他更多地与儿童在一起。凯尔向每个人解释,警察花费他们所有的时间诬陷丰富的黑人(警察这时紧张地看着对方)似乎是有理的,杰弗逊先生表现得像一个孩子可能也很好,因为他从来没有过童年,但他已经长大了,因为他现在有他自己的一个孩子。杰弗逊先生知道他应该怎么做,他决定对待毯毯要更像一个父亲,他把财富给了那些需要的人,不再给警察留下一个逮捕他的理由,因为他不再富有了。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