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改旗易幟”是第四季的第七集,也是南方公園全系列的第55集,於2000年7月5日播出。

簡介 編輯

南方公園的旗幟因為有種族歧視的內容引起了大廚的不滿,他要求更換旗幟,此後鎮上的觀點分成了兩派。孩子們打算舉辦一個辯論賽,但他們似乎沒抓住重點。另外,這集卡特曼溫蒂分到一組後,似乎有點來電……

劇情 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金博大廚市長辦公室,為南方公園旗幟的事情爭論不休。金博說這面旗幟的設計從小鎮剛建成時就已經是這樣了,所以應該保持原樣。大廚抗議說這是種族歧視,必須改變。當市長展開旗幟,問大廚對哪點不滿意時,我們可以看出他生氣的原因:旗幟上有一個黑色的人被弔死,而旁邊四個白色的人在歡呼。

三年級的學生也被分配了一個作業來進行“是否要更換旗幟”的辯論,並得到了一些時間來進行這方面的研究。斯坦凱爾肯尼就此事與金博進行了討論了此事,而溫蒂貝蓓克萊德巴特斯卻贊成大廚的主張,試圖從當地市民那裡獲得支持。市民中的大多數人都沒有強烈的意見(每個人都說他們理解為什麼旗幟是種族主義的,但他們也指出,這是該鎮歷史的一部分)。最終斯坦和凱爾支持保持旗幟不變的觀點,而溫迪和卡特曼支持旗幟需要改變的觀點。

午餐時間,斯坦和凱爾向大廚求助。而大廚改信了伊斯蘭教,改名為“阿卜杜勒·穆罕默德·賈巴爾·勞夫·卡里姆·阿里”。當他們說他們正在試圖保持旗幟不變時,大廚非常生氣,但是斯坦和凱爾並不明白大廚為什麼生氣。溫蒂正在圖書館和她的團隊討論,這是卡特曼突然打斷了他們。卡特曼打算使用策略,讓其他人去挖掘關於斯坦和凱爾的信息,從而利用對對手的人身攻擊贏得辯論。

在市政廳前,三K黨的一個分支加入了支持保持旗幟不變的一方,認為這個設計是“白人力量”的象徵。金博、內德和其他支持旗幟不變的人不想和三K黨站在同一邊,對這些新的支持者的出現感到不安。金博和內德隨後化裝成三K黨成員參加了三K黨成員的夜間會議,並告訴領導人,他們應該改變立場,爭取讓旗幟改變。他們接着解釋說,那些支持旗幟改變的人如果知道三K黨和他們站在一邊,可能會轉變想法,努力維持旗幟的原樣。他們的點子最後被三K黨採納了,但當金博和內德離開時,大廚碰巧看到了他們穿着三K黨的服裝,沉默着離開了。金博開始認為,歷史有時可能並不值得去延續。

市長向大廚展示了她對於旗幟的新方案,在新旗幟上被弔死的黑色的人現在面帶平和安詳的笑容,但是大廚對此仍然感到很生氣,並離開了。市長看到大廚的反應,也不想進一步參與辯論,於是將辯論完全交給孩子們掌控。溫蒂和卡特曼一起工作的時候,他們發展出了親密的關係,在溫蒂那晚做了一個夢後,她意識到事情已經難以控制,於是尋求貝蓓的幫助。貝蓓向溫蒂解釋了性興奮的概念,並說有的時候溫蒂應該順從自己的衝動,最好的解決這種情況的方法就是去吻卡特曼。

當溫蒂試圖就這個問題發表演講時,她發現自己總是被自己對卡特曼的吸引力分散注意力。在沮喪中,她親吻了卡特曼,然後繼續她的演講,這導致斯坦在這一集的其餘部分直接石化。溫蒂說隨着時間的推移,社會也應該發生變化。後來大家發現,斯坦和凱爾一方認為辯論是關於是否支持死刑的,其實他們並不是種族主義者,他們甚至從來不認為被弔死的黑人和白人劊子手有任何區別。每個人都被這件事感動了,並最終達成了妥協。

最終旗幟上增加了種族的多樣性:在旗幟上各個種族膚色的人都在對被弔死黑人歡呼,其中包括另一個在暴民中的黑人,大家都很高興,手拉手。同時,大廚也說明了這個故事的寓意:他反種族主義的傾向幾乎使他成為一個種族主義者,根據種族感知事物只會導致進一步的種族主義。在最後一幕中,溫蒂告訴卡特曼,她已經對他沒有感覺了,並跑去重新和斯坦在一起,留下卡特曼獨自陷入沮喪,暗示他可能已經開始對溫蒂產生了真正的感情。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