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非我屁眼莫屬 卡特曼的媽還是很盪 戀雞狂 Rightarrow

“卡特曼的媽還是很盪”這一集是第二季的第二集,也是全系列的第15集,於1998年4月22日播出。

簡介 編輯

莫費斯托博士正要揭曉卡特曼父親的答案,突然中槍了。大家帶着他去醫院,正好趕上大雪,大家都被困在了醫院屋裡。為了存活,大家都做出了最艱難的決定……

劇情 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莫費斯托博士正要揭曉卡特曼父親的答案時,肯尼奇蹟般地再現了。突然電力耗盡,房間陷入黑暗,兩聲槍響。隨着燈重新亮起,大家發現莫費斯托中槍了。大廚感覺到了他的脈搏,發現他還活着,因此將他送往醫院。

進入醫院後,他們遇見了多克特醫生和沒有雙臂的古德麗護士。此時醫院的工作人員只有他們兩個。同時,視線回到城鎮,《全美通緝令》工作人員出現了,他們希望根據莫費斯托的槍擊奧秘來製作一集。 他們為莫費斯托,大廚,巴布雷迪警官加里森先生凱文的扮演人員進行了試鏡,以重演當時的情景。

在醫院裡,醫生最終依靠生命維持系統勉強維持莫費斯托的生命,但還有許多其他患者要去照顧。在外面,一場可怕的暴風雪正在醞釀,阻止了其他醫生前往醫院,所以醫生和護士不得不救助所有人。

當電視節目正重演槍擊案時,一棵樹落在電線上導致停電,因此所有成年人都被困在一座小建築物中,直到暴風雪消散為止。幾分鐘後,金博提出了魯莽的食人方案以求生,因為數小時之內沒人有任何食物以供生存(即使人們往往會在幾天而不是幾個小時後求助於此)。他們選擇先吃埃里克·羅伯茨,他在重演中飾演凱文。然而大家在剛吃完羅伯茨後仍然覺得很餓,於是他們吃掉了其餘的製作人員(實際上後者反對這個主意)。

鏡頭回到醫院,由於電路中斷了,因此大夥必須制定一個計劃以重新啟用。醫生建議他們全部為兩個團隊: A隊和B隊。

A隊:埃里克,斯坦,凱爾,大廚,醫生和古德麗護士
B隊:肯尼

B隊的工作是出去重接發電機,而A隊的工作是上樓去休息室,看電視並喝熱可可。不幸的是,通往發電機的路途中首先要蹚過下水道,然後上去並避開可能襲擊的迅猛龍。肯尼後來得知,通往發電機有一條不錯的暖和的路線,但這只是在他到達之後增加煩惱。肯尼到達發電機後,他發現沒有電線連接電線,因此他為了恢複電力決定自己建立連接,並在此過程中觸電身亡。

多虧了肯尼, 電力才重新恢復,使莫費斯托得以生存。在劇集結束時,莫費斯托與每個人都聚集在急診室,最終透露了埃里克·卡特曼父親的身份。答案是:卡特曼夫人

解釋一下:卡特曼夫人是個雙性人,這意味着她有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實際上,她最終讓另一個女人懷孕並生下卡特曼,這引發了最後一個問題:誰是卡特曼的母親?是維羅妮卡·克拉伯翠希拉·布羅夫洛夫斯基,還是麥克丹尼爾斯市長?然而,卡特曼對這一集發生的事件和旁白/畫外音在不停問問題這件事而感到生氣,因此拒絕進一步探討該問題,並說:“噢,算了!”

200集設定變動 編輯

在南方公園的“第200集”一集中,此集揭示了麗安·卡特曼確實不是埃里克的父親。埃里克從米奇·康納這裡得知此事, 然後去找加里森先生。當加里森先生試圖否認這一點時,埃里克強迫他取出帽子先生。在康納和帽子先生的談話之後,加里森先生透露DNA測試被篡改,並且那天埃里克的父親在房間里。在揭露誰是真正的父親前,此集結束。

在下一集“第201集”中,揭示了埃里克·卡特曼的父親實際上是斯科特·泰諾曼的父親傑克·泰諾曼。之前隱瞞身份是因為野馬隊的賽季表現不錯,這暗示着他們擔心這一消息會引起醜聞。結果埃里克·卡特曼是半個紅髮人。他殺害了他的父親並製成辣椒醬,然後在“陰毛的故事”中餵給了同父異母的兄弟。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