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非我屁眼莫属 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 恋鸡狂 Rightarrow

“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这一集是第二季的第二集,也是全系列的第15集,于1998年4月22日播出。

SpoilerAlert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简介 编辑

莫费斯托博士正要揭晓卡特曼父亲的答案,突然中枪了。大家带着他去医院,正好赶上大雪,大家都被困在了医院屋里。为了存活,大家都做出了最艰难的决定……

剧情 编辑

莫费斯托博士正要揭晓卡特曼父亲的答案时,肯尼奇迹般地再现了。突然电力耗尽,房间陷入黑暗,两声枪响。随着灯重新亮起,大家发现莫费斯托中枪了。大厨感觉到了他的脉搏,发现他还活着,因此将他送往医院。

进入医院后,他们遇见了多克特医生和没有双臂的古德丽护士。此时医院的工作人员只有他们两个。同时,视线回到城镇,《全美通缉令》工作人员出现了,他们希望根据莫费斯托的枪击奥秘来制作一集。 他们为莫费斯托,大厨,巴布雷迪警官加里森先生凯文的扮演人员进行了试镜,以重演当时的情景。

在医院里,医生最终依靠生命维持系统勉强维持莫费斯托的生命,但还有许多其他患者要去照顾。在外面,一场可怕的暴风雪正在酝酿,阻止了其他医生前往医院,所以医生和护士不得不救助所有人。

当电视节目正重演枪击案时,一棵树落在电线上导致停电,因此所有成年人都被困在一座小建筑物中,直到暴风雪消散为止。几分钟后,金博提出了鲁莽的食人方案以求生,因为数小时之内没人有任何食物以供生存(即使人们往往会在几天而不是几个小时后求助于此)。他们选择先吃埃里克·罗伯茨,他在重演中饰演凯文。然而大家在刚吃完罗伯茨后仍然觉得很饿,于是他们吃掉了其余的制作人员(实际上后者反对这个主意)。

镜头回到医院,由于电路中断了,因此大伙必须制定一个计划以重新启用。医生建议他们全部为两个团队: A队和B队。

A队:埃里克,斯坦,凯尔,大厨,医生和古德丽护士
B队:肯尼

B队的工作是出去重接发电机,而A队的工作是上楼去休息室,看电视并喝热可可。不幸的是,通往发电机的路途中首先要蹚过下水道,然后上去并避开可能袭击的迅猛龙。肯尼后来得知,通往发电机有一条不错的暖和的路线,但这只是在他到达之后增加烦恼。肯尼到达发电机后,他发现没有电线连接电线,因此他为了恢复电力决定自己建立连接,并在此过程中触电身亡。

多亏了肯尼, 电力才重新恢复,使莫费斯托得以生存。在剧集结束时,莫费斯托与每个人都聚集在急诊室,最终透露了埃里克·卡特曼父亲的身份。答案是:卡特曼夫人

解释一下:卡特曼夫人是个双性人,这意味着她有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实际上,她最终让另一个女人怀孕并生下卡特曼,这引发了最后一个问题:谁是卡特曼的母亲?是维罗妮卡·克拉伯翠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还是麦克丹尼尔斯市长?然而,卡特曼对这一集发生的事件和旁白/画外音在不停问问题这件事而感到生气,因此拒绝进一步探讨该问题,并说:“噢,算了!”

200集设定变动 编辑

在南方公园的“第200集”一集中,此集揭示了丽安·卡特曼确实不是埃里克的父亲。埃里克从米奇·康纳这里得知此事, 然后去找加里森先生。当加里森先生试图否认这一点时,埃里克强迫他取出帽子先生。在康纳和帽子先生的谈话之后,加里森先生透露DNA测试被篡改,并且那天埃里克的父亲在房间里。在揭露谁是真正的父亲前,此集结束。

在下一集“第201集”中,揭示了埃里克·卡特曼的父亲实际上是斯科特·泰诺曼的父亲杰克·泰诺曼。之前隐瞒身份是因为野马队的赛季表现不错,这暗示着他们担心这一消息会引起丑闻。结果埃里克·卡特曼是半个红发人。他杀害了他的父亲并制成辣椒酱,然后在“阴毛的故事”中喂给了同父异母的兄弟。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