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失戀的斯坦 加拿大的聖誕節 兵器好時光 Rightarrow

加拿大的聖誕節”是第七季的第十五集,也是南方公園全系列的第111集,於2003年12月17日播出。

簡介 編輯

聖誕節快要臨近時,艾克的加拿大親生父母突然出現在凱爾家,要求取回艾克的撫養權。這件事幾乎毀掉了凱爾家的生活,鎮上的人們同情他們,決定將買聖誕禮物的錢捐給布羅夫洛夫斯基一家。叫上因為沒有聖誕禮物而憤怒的斯坦卡特曼肯尼一起,凱爾決心親自前往加拿大,把艾克帶回家……

劇情 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還有幾個星期就到聖誕節了。在布羅夫洛夫斯基家,全家人一起慶祝光明節。傑拉德愉快地說,在每年的這個時候,家庭的和睦意味重大,沒有什麼能把他們分開。

這時門鈴響了,傑拉德應門。門口站着一對加拿大夫婦;他們介紹自己是哈里·甘茨愛麗絲·甘茨。正當哈里開始冷靜地解釋他們為什麼要找到布羅夫洛夫斯基一家時,凱爾艾克走了過來,看看是誰在門口。原本平靜沉默的伊莉斯她立刻尖叫着“彼得!”,衝過去擁抱了艾克,艾克嚇壞了,躲在凱爾的後面。

大人在餐廳談論這件事,凱爾和艾克在外面偷聽。哈里和愛麗絲透露他們是艾克的(他們稱其為“彼得”)的親生父母,他們在加拿大的動蕩時期棄養了艾克,讓他被收養,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不斷後悔自己做的決定。起初,布羅夫洛夫斯基夫婦以為甘茨夫婦是來探望艾克的,傑拉德便溫和地要求他們不要再這樣做了,以免傷害艾克的感情,但結果是甘茨夫婦想把艾克帶回他的出生地加拿大。四人開始爭吵,哈里證明他們有權改變主意撤銷領養,因為根據加拿大新總理制定的一項新法律,所有在美國的加拿大裔孩子都必須被送回加拿大。甘茨夫婦離開了,布羅弗洛夫斯基夫婦發誓要在法庭上與他們決鬥。

不幸的是,加拿大的法律是合法的,不能被南方公園法院推翻,所以艾克被送回他的親生父母,並由他們撫養。這樣的結果摧毀傑拉爾德和希拉。第二天,艾克和他的親生父母離開了。

兩周後,凱爾注意到他的父母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糟,沒有像艾克的希拉像殭屍一樣在房子里走來走去,傑拉德則無法停止哭泣。凱爾試圖讓他的朋友幫助他,然而他們腦子裡都想着其他事;卡特曼自私地認為禮物更重要,斯坦痴迷於他今年可能會經歷的聖誕冒險,而肯尼雖然沒有口頭解釋他不想去的原因,但這一集後面提到過,他覺得自己可能會再次死去,。

然而,這件事之後,南方公園的市民決定像親人一樣地幫助布羅夫洛夫斯基一家,並努力幫助他們聯繫新總理,說服他允許艾克返回美國,於是他們捐出了他們準備買聖誕禮物的錢。然而,當他們做出這個決定時,顯然沒有考慮到他們的孩子,因此,所有的孩子都為沒有禮物的聖誕節而煩惱(克萊德聽到這個消息後大哭了起來)。尤其是卡特曼,他被激怒了,(自然而然)地把這一切都歸咎於凱爾,因為他家得到了那筆錢。卡特曼最終達到了他的爆發點,並準備與凱爾打架,但凱爾相出了一個拯救聖誕節的辦法:男孩們可以在聖誕節前幾天和自己一起去加拿大找到艾克,這樣就可以拯救每個人準備買聖誕禮物的錢。卡特曼平靜下來,同意了,但他發誓如果他們不能及時回家,他會和凱爾打架。

男孩們乘坐由城市中餐的老闆唐陸金運營的城市航空的航班 [使用“city”這個詞,是因為它在中國口音里聽起來像“shitty”,唐陸金說的“享受你在城市航空的旅程!”("enjoy your city flight!")聽起來像是他說在“屎一樣的旅程”("shitty fright")]。卡特曼和肯尼一看到他們乘坐的是單引擎塞斯納直升飛機便不想乘坐,卡特曼因為他不相信塞斯納,肯尼則是因為,就像他含糊不清地說的那樣,“因為夥計,我他媽的會死的!”斯坦提醒他們都關心的聖誕節,從而說服了他們。只關心禮物的卡特曼驚呼:“我當然關心聖誕節!”,隨後被迫進入了機艙。在飛行過程中,飛機出現了機械故障,而唐陸金卻睡著了絲毫沒有注意到故障,航班也飛得比他預想的要遠。他跳傘離開了飛機,留下四個男孩獨自在飛機里。飛機在加拿大墜毀,但四個男孩安然無恙。在加拿大,他們遇到了一群加拿大人,包括混蛋斯科特,他討厭美國人和加拿大人,並發誓要阻止他們見到新總理。

在去往加拿大首都的“唯一道路”上,男孩們遇到了其他被新總理困擾的人。新總理頒布的法律使騎警瑞克因為資金削減不能騎馬,被迫騎羊,還使一個不知名的法裔加拿大啞劇演員不能再喝葡萄酒;還使紐芬蘭人史蒂夫再也不能雞姦。在紐芬蘭,史蒂夫指出他們正在往錯誤的方向走,讓孩子們很驚恐,但這群人隨後坐着史蒂夫的船到達了首都渥太華

在議會大廈的中心街區,哭泣的男孩們說服了警衛讓他們進去,最後他們見到了新總理,他是一個巨大的漂浮的頭。混蛋斯科特帶着甘茨一家來了。混蛋斯科特和凱爾都呼籲新總理支持他們各自的觀點,凱爾做了一個更有激情和感人的演講,感動了甘茨一家。然而,新首相是一個殘暴的獨裁者,他拒絕廢除他的法律,並且為了證明他的觀點,他用激光將肯尼化為灰燼。當新總理在咆哮的時候,斯坦在角落裡發現了一塊幕布,他把幕布拉了回來,發現薩達姆在一個蜘蛛洞里機械地控制着那個巨大的漂浮的頭。在發現新總理的真實身份後,加拿大人逮捕了薩達姆,並宣布所有的新法律無效。甘茨夫婦看到凱爾遠道來到加拿大來只為讓艾克回家,被凱爾的奉獻精神以及他對艾克的愛所感動,他們承認他們把艾克帶回來是錯誤的,並讓艾克回到他在科羅拉多的家。艾克同意了了,甘茨一家很高興他們的兒子得到了一個愛他的家庭的照顧。

突然,卡特曼的手錶響了起來:聖誕節到了。卡特曼對錯過聖誕節感到震驚,但凱爾堅持說他找回自己的兄弟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卡特曼生氣了,要求和凱爾打架。凱爾終於同意了,他非常不情願地一拳打在了卡特曼的鼻子上。卡特曼立刻崩潰了,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用他的口音哭喊他媽媽。

接着,騎警瑞克回來邀請孩子們慶祝加拿大式的聖誕節,他們參加了遊行,人們慶祝着薩達姆被捕和孩子們為推翻他所做的努力。顯然(男孩們不是沒有意識到就是不願意意識到),斯坦是唯一一個不開心的人,他嘆息着說,也許他們明年還會有一次聖誕冒險。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