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蘭迪·馬什馬文·馬什馬什奶奶的兒子、金博·克恩的異父兄弟、莎倫·馬什的丈夫以及斯坦雪莉的父親。他首次登場於第一季的火山爆發中並由特雷·帕克配音。

儘管他是一個有着博士學位的地理學家,他總體上被刻畫為一個健忘的傻瓜,是很多後期劇集情節的推手。但他誇張愚昧的表現被揭露為來自於他對自己婚姻的不滿。在“當你老了”一集中,他和他的妻子離婚了,這間接導致了斯坦出現了抑鬱,並被誤診為亞斯伯格綜合征。但在“屁股漢堡綜合征”中,他在和莎倫重歸於好並復婚,搬回了自己的家。自“麻煙風雲”開始,蘭迪帶領全家搬遷至鄉村並就此定居,而自己成為了“節草農場”的農場主。

背景 編輯

政治觀點 編輯

蘭迪·馬什看上去是一名真正的自由主義者,他時常為巨大的改變而鬥爭,不過在遇到嚴重問題、產生痴迷、感到誤解的時候,他還是會變為保守派。他的自由主義思想首次出現在“人體自燃”中,他告訴其他人他們必須得不停地放屁,這樣才不會被自燃燒死。他在“未來居民”中對未來人表達了支持,並認為他們就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他甚至因為斯坦在快餐店叫他們“佝僂人”而關了他禁閉,但當他發現自己被未來人搶了工作之後立馬解除了禁閉。在“選舉熱潮”中,蘭迪的政治觀得以確認,因為他是貝拉克·奧巴馬的支持者。在“回憶之莓”中,他強烈支持希拉里·克林頓作為總統,但他明確表示了他並不是真正的支持她,他只是討厭赫伯特·加里森而已。

在“可惡的人”中,他開始支持赫伯特·加里森作為總統競選人。

自慰行為 編輯

在“兩男一缸”中,蘭迪頭一次表達出了對自慰的病態上癮傾向。他經常在毫不思考的情況下做出這種舉動,並對自己的自慰對象表達出異樣痴迷。在“陰毛的故事”中,他偷窺泰諾曼太太脫掉胸罩。之後,在“無法上網”中,他潛入進藏着聯網電腦的房間,並且開始觀看不正常的色情影片。在“廚神蘭迪”中,他甚至當著孩子的面對着烹飪節目偷偷自慰。這很快就着了魔,並開始讓整個家庭支離破碎。這使莎倫·馬什不得不給他一個“老方法”來結束這場鬧劇並挽救他們的婚姻。

酗酒 編輯

在"南北戰爭"、"瘋狂俱樂部"和"淘汰邊緣"中暗示了蘭迪有着酗酒問題。卡特曼也在"老年人危機"中提及過“看起來斯坦的老爸又在砸酒瓶了。”在"流血的聖母"中在他被懷疑酒駕而被迫靠邊停車後,蘭迪對自己的問題做了更加細緻的檢查。他收到了酒駕罰單並且駕駛證也被暫扣。法官讓他去包括南方公園小學在內的學校去告訴孩子們為什麼酗酒是不好的,此外他還被判處去參加兩個星期的酗酒者匿名會議。然而蘭迪在參加會議後卻誤解了酗酒的概念並認為只有神靈才能治癒他。蘭迪已經被描繪為從一個不經常飲酒者到一個酗酒者,但他仍
Randy-alcohole

患上“嗜酒病”的蘭迪

然不像肯尼的父親——斯圖爾特·麥考密克那樣糟糕,因為蘭迪大多數時間都是清醒的。蘭迪曾在"選舉熱潮"中酒後失言辱罵自己的老闆,結果讓自己被炒了魷魚(但"你有0個好友"中可以看出他又恢復原職)。蘭迪是一個狂飲者——一個大部分時間清醒但又在某些場合喝得酩酊大醉的人。他可能有着酗酒的家族病史,他的兒子斯坦在"屁股漢堡綜合征"中通過喝酒來避免自己的憤世嫉俗。

儘管本人矢口否認,但蘭迪在"免費非免費"和"英勇的變性人"中仍然有着酗酒行為。

大麻上癮 編輯

蘭迪表現得對大麻極其痴迷,他打算故意患上癌症來獲得合法的大麻。他嘗試了很多方法來患上癌症,比如吸煙,晒黑,以及把手機貼在臉上。最終他想到了將自己的睾丸放入微波爐中加熱的辦法,就像在"葯德基"中所展示的那樣,而包括金博內德在內的其他十個男人也很快按照蘭迪的方法患癌。

儘管在後來劇集中對大麻表現得痴迷,但蘭迪在"未來的我"中卻對大麻表現出一定的輕蔑,因為他和妻子不但僱人來嚇唬斯坦,還在劇集末尾把大麻批判一番。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他不希望斯坦日後變得跟自己一樣。

在“麻煙風雲”中,蘭迪開始從事大麻種植,並表現出了對大麻的痴迷以及對電子煙的唾棄。例如,他喜歡在日常食物中添加大麻,而對從斯坦身上搜出電子煙感到極其憤怒。

音樂才能 編輯

蘭迪表現出很高的音樂天賦。在“吉他英熊” 和“無法上網”中可以看到他還能很好地演奏吉他。他也在“當你老了”中演奏過吉他,但並沒有表現出他應有的才能。

在“樂團風雲”中,蘭迪被揭露曾是一支20世紀80年代的名叫“貧街男孩”樂隊的一員。他的樂隊曾火了好幾年,但他和其他成員很快就由於“年紀過大”的原因而被替換。

蘭迪在“當你老了”中為了擺脫由中年危機引起的婚姻問題而重新開始表演。他以“斯蒂米·雷·沃恩”的藝名在米克的保齡球館表演吞世波音樂。

在“娘炮”中,蘭迪終於以洛德的身份大獲成功,雖然他是用電腦改變了自己的聲音。在“殘障車”中,他用吉他表演洛德的歌曲。由於在百事中心的尷尬直播表演以及對音樂界和他們使用全息投影的事實感到厭惡,蘭迪在“歡樂投影”結束了自己的事業。

經歷 編輯

在“嬉皮去死”中有提到蘭迪和他的妻子莎倫曾經是嬉皮士,他們在1969年於伍德斯多克邂逅。如果是這樣,那麼他們的年齡應該在45-55之間,但蘭迪曾說過自己的年齡是35歲,所以這可能只是一個笑話。此外,在“瘋狂俱樂部”中提及蘭迪和莎倫年輕時曾在樹屋裡玩真心話大冒險。

蘭迪在“綁架風波”中告訴其他鎮民說自己曾在大學裡學過蒙古語,這可能是他的副修課程。之後他便用蒙古語跟已經加入蒙古部落的孩子們交流。儘管如此,他並沒有將這種語言能力運用到生活中,因為這是他唯一使用過的一次。他可能還獲得過地質學博士學位,因為他曾在兩次被稱作“馬什博士”(儘管有一次是他的自稱)。

在“做愛做的事”中,蘭迪在看到兒子斯坦玩《魔獸世界》後也註冊了賬號,成為了一個名叫法爾孔的人類獵手(不過此時在真正的遊戲中並沒有這個角色)。

在“松木車大賽”中,蘭迪為了幫助斯坦贏得松木車比賽而作弊,結果意外促成了地球與外星人的第一次交流。他和其他世界各國領導人一起掩蓋了真相。他禁足了想要說真話的斯坦並向外星人說謊。然而,地球最終未能通過測試並遭到了懲罰:與月球一起被禁錮在一個巨大的四方體屏障中,失去了與宇宙交流的機會。這使蘭迪在最後說:“好吧,這真是糟透了!

蘭迪是在出場後才被命名的,他來源於特雷·帕克的父親——蘭迪·帕克,他也是一位地質學家。

座駕 編輯

蘭迪駕駛着一輛雷克薩斯RX300s紅色轎車以及一輛林肯導航車。在“自負警告!”中,他駕駛着一輛本田思域混合動力車。

職業生涯 編輯

蘭迪是一個地質學家而且還在市議會中任職,他在全劇中有着許多不同的職業。

男子樂團歌手 編輯

在“樂團風雲”中,蘭迪告訴斯坦他在18歲時曾是男子樂團的一員。在高中時加入合唱隊之後,他渴望開展一番新事業,以至於他輟學並離開了自己的女友和家人,義無反顧地投入到樂隊中去。 他的樂隊名叫做“貧街男孩”,這是對樂隊“后街男孩”的模仿。他們有一首熱門單曲《You Got It》並賺了上百萬,他們住在豪宅里並和幾十個女人同床共枕。不過一年後,他們就因為年齡太大而被解僱,儘管此時蘭迪只有19歲。由於以上種種,蘭迪欠了音樂工作室的債,為了彌補他不得不放棄所有的財產。最後,他回到了家並把剩下的錢都花光了。

不過有趣的是,蘭迪在“吉他英熊”中對演奏樂器表現得非常熟練。他還在那一集中提到,他知道如何用吉他彈奏幾首著名的搖滾歌曲,比如克里·利夫格倫(Kerry Livgren)的《任性的兒子》(Carry on Wayward Son)。

地質學家編輯

自從第一次出場以來,蘭迪就是一位地質學家。在後來的幾季中特別是“未來居民”這一集顯示出他是美國地質調查局的員工。在“人體自燃”中他因適度放屁理論而出名並獲得了諾貝爾獎。由於他的教育程度和地位,蘭迪經常被分配到一些科學性任務,但他經常搞砸儘管他是一名地質學家並掌握大量包括化學、生物學、物理學、數學在內的科學知識。此外,蘭迪在地質學方面也十分稀疏平常,例如在“火山爆發”中他要打電話詢問“針樣的東西”移動的含義以及火山冒煙意味着什麼,而在火山噴發後,他也在若無其事地喝着咖啡。蘭迪在“選舉熱潮”中辱罵毆打自己的老闆而被解僱,因為他任務奧巴馬當選後他就不需要工作了。不過在“你有0個好友”中可以看到蘭迪又被恢復原職,因為他說他在辦公室里看見了斯坦的新臉書賬號。

蘭迪可能有地質學的博士學位因為他曾被兩次成為馬什博士:一次是在“後天的前天”共和党參議員稱呼他;另一次是在“雞雞風波”中他教授孩子們陰莖長度測量方法時自稱,但美國外科醫生總會的官員斥責他在胡謅因為她不認為蘭迪作為一位地質學家而不是人類性學家有資格去教授這些性知識。

沃爾瑪超市員工編輯

在“沃爾瑪來襲”中,蘭迪成為了南方公園沃爾瑪超市員工的一員,最後斯坦等人毀了沃爾瑪而救了蘭迪一命

南方公園小學廚師編輯

CremeFraiche19

飯堂廚師蘭迪

在“廚神蘭迪”中蘭迪在觀看烹飪節目後對烹飪極其沉迷並成為了孩子們的飯堂廚師,甚至還導致其他名廚前來與他一決高下。然而,他擔任廚師只是為了展示他的廚藝而不是為學生們提供飯菜。

吞世波歌手編輯

在“當你老了”中,蘭迪成為了酒吧的吞世波獨唱歌手並有了藝名“斯蒂米·雷·沃恩”。

百老匯兄弟編輯

在“百老匯歌劇”中蘭迪開始自編自導音樂劇“精液王后”。在結識百老匯兄弟後,他們幫助蘭迪編排音樂劇並將其改名為《白玉美人》。不過不清楚這個音樂劇是否殺青。

諷刺球隊教練編輯

在“諷刺球”中蘭迪故意發明了一種球類運動——“諷刺球”。但大家並不知道他的本意,學校還任命他為小學諷刺球隊教練。最後整個NFL被諷刺球所替代,蘭迪也因此成為丹佛野馬隊的主教練。然而在喝下巴特斯的“奶油液”後,蘭迪吐露了自己的內心想法並治癒了他的諷刺症。

影碟店老闆編輯

在“視訊驚魂夜”中,蘭迪花了一萬美元買到了一家影碟店的所有權,但他的經營十分慘淡。由於缺少顧客以及不斷有人告訴他租賃影碟已經過時了,蘭迪逐漸陷入了精神失常的狀態。最後在雪莉焚毀了整個店鋪後馬什家庭得到了一些補償而蘭迪也重新回到了地質學家的崗位上。

南方公園商城保安編輯

SongofAssandFire00014

成為保安隊長後的蘭迪

在“黑色星期五”中,蘭迪得到了商場保安這一副業。他告訴大家他是為了賺節日零用錢,但事實上他是為了搶先進入商場以便享受購物折扣。在前保安隊長被殺死後,他繼承了前者並承擔了保衛整個商城的職責。

洛德編輯

在“無谷蛋白埃博拉”中,蘭迪在結尾的派對上扮演起了洛德。在接下來的一集“娘炮”中,才揭露洛德是蘭迪的另一重身份而且還將寫歌賺來的錢藏在自家的牆裡。他寫了"Hunger Games (Ya-Ya-Ya)" 和"Push (Feeling Good on a Wednesday)"兩首歌。

在“改頭換面”中,洛德搞砸了在百事中心的女子搖滾音樂會,下流的表演使雪莉十分傷心。

在“歡樂投影”中,蘭迪協助破壞了娛樂公司老總的全息投影音樂會——華盛頓紅皮:去你媽的節日特輯

雞雞魔術師編輯

在“雞雞魔術”中,蘭迪向孩子們表演了他自己理解中的雞雞魔術——用陰莖表演的魔術。在之後他在幼兒園學生的派對上的表演引起了可怖的後果。在這集末尾,蘭迪又在熊貓快餐表演了魔術。

大麻農場主編輯

從“麻煙風雲”開始,蘭迪正式成為了一名大麻農場主,他的農場被命名為“節草農場”,產品名叫“節草大麻”(Tegridy Weed)。蘭迪對自己的大麻產業十分關心,也樂在其中。在該集中,他和毛巾巾擊敗了大電子煙商。在“單車巡遊”中,他通過讓全鎮居民吸食大麻從而達到挫敗亞馬遜陰謀的目的。

精神困擾編輯

由於蘭迪所擁有的大多數不健康的沉迷狀況,除了百老匯歌劇外,莎倫一直反對他愚蠢的所謂追求目標。

犯罪記錄編輯

外觀編輯

Randy's First Appearance

火山爆發”中的蘭迪

蘭迪穿着兩邊各有一個胸兜的藍色襯衫和一條深灰色褲子。在他的夾克內常常穿着白襯衫。他左胸口袋裡別著紅、黃、藍色各一支鋼筆。在“流浪漢之夜”,蘭迪擁有了更加精細的形象設計,例如他的鋼筆改變了顏色並且不再是簡單的線條。他有着分離劉海的濃密黑髮和黑鬍子,這些都是1970年代的流行髮型。在早期,他的髮型有些不同,而且直到“戀雞狂”他都沒有凹陷的下巴,但之後他的下巴便神秘地改變了(當然在早期的《南方公園》很多角色形象都在發生變化)。

睡覺時,蘭迪穿着深藍色睡衣和長袖襯衫以及灰色拖鞋。儘管穿着衣服時他顯得苗條,但當他裸體時可以看到他有着鬆弛而突出的肚子。在“葯德基”中蘭迪因為患癌而被切除了睾丸,所以他現在擁有的是假體睾丸。

在特殊或正式場合,蘭迪會穿白色襯衫、淺藍色禮服、藍褲子和金領帶,同時他在藍色外套的口袋內有一條金色的手帕。

從“麻煙風雲”開始,蘭迪換上了一身農場主的裝扮:格子襯衫外披棕色大衣,棕灰色舊牛仔褲,棕色舊運動鞋。此外他時常還戴着一頂草帽。

個性編輯

蘭迪經常被描繪為一個聰明而有些愚蠢,思維敏捷,幼稚的男人,同時也是一位慈愛的父親。然而當他沉迷於某些事物時會變得執迷不悟,他的性格也變得完全相反。他在沉迷時會變得不成熟、孩子氣以及十分愚蠢。他經常會像許多角色一般被流行風潮或事件引入歧途。儘管如此,他也會全力反對某些事物,儘管他的出發點往往是自私而幼稚的。他也會試圖做一些英雄行為,但常會因私信而分心,像在“盜咩空間”展現的那樣,雖然這是麥奇老師引起的因為蘭迪忽視了精神病學家們關於夢境不穩定的告誡。蘭迪似乎喝很多的咖啡,因為在很多場合都可以看到他拿着咖啡杯。
Randydrunkdriving

流血的聖母”中醉酒駕車的蘭迪

蘭迪有着動作誇張的傾向。無論何時事情變得離奇或是蘭迪喊他的兒子的時候,他都會表現得十分虛弱並喊着斯坦的名字:“斯坦坦坦坦~~~!”蘭迪同時也是疑病症患者。

在“未來的我”中,未來斯坦揭露出蘭迪不喜歡雞肉。他也不喜歡櫻桃餡餅,因為在“流浪漢之夜”中當琳達·斯多奇指出櫻桃餡餅是他們唯有的食物時蘭迪表現出了厭惡。

在“吉他英熊”中,可以看到蘭迪用右手彈吉他,這表明他是右撇子。

蘭迪沉迷於許多事物,例如在“無處不在”中的家庭錄像,他拍攝了在浴缸里的父親馬文·馬什、莎倫、斯坦、雪莉(這些都不是同時拍攝的)、房子外的秘魯排簫樂隊(叫斯坦出去跟他們站在一起)、莎倫和雪莉在觀看CNN、莎倫與布羅夫洛夫斯基夫婦和塔克夫婦一起討論他們失蹤的孩子、莎倫就孩子失蹤向他人求助、巨型豚鼠在街上橫衝直撞、莎倫一直對拍攝的事斥責他並稱他為傻瓜。

暴力傾向編輯

蘭迪有時顯得十分暴力。他在“幽靈海盜之謎”中掀翻了科恩樂隊的車子;在“未來的我”中為了圓謊把未來斯坦的手給砍了;在“我的美國心”的結尾與斯基特大打出手;在“淘汰邊緣”中擊敗了許多對手球隊球員的父親們;在“雞雞風波”中外科醫生總會的官員因為質疑他關於陰莖尺寸的理論而被毆打,這意味着蘭迪對任何認為他短的人抱有敵意。他最後參加了憤怒管理課堂,卻和卡特曼、邁克爾唐陸金等人一起佔領了聯邦快遞大樓。他還曾參與卡特曼發動的內戰並犯下了劫掠等罪行。

在“流浪漢之夜”中,他手持獵槍與其他人困在社區中心頂上。但他並沒有朝流浪漢們開槍,而是打死了快要變成流浪漢的格倫。

在“麻煙風雲”中,他暴力毆打了大電子煙商,並炸毀了大煙館。

家庭 編輯

莎倫·馬什 編輯

Sharon and Randy S15 E07

莎倫和蘭迪

她是蘭迪的妻子。他們結婚的時候,蘭迪把自己打扮成了克里斯托弗·哥倫布,而不是穿正常的禮服,這導致了她的不滿。大部分情況下,她都比她的丈夫要敏感,儘管兩人都會在一些情況下頭腦發熱。在“瘋狂俱樂部”中,他們總是在爭吵,並最終離婚。蘭迪之後就成了一個不稱職的父親,整日在派對酗酒,而從不去關注他的子女。在這集最後,莎倫發現自己依舊愛着蘭迪,兩人在斯坦的樹屋裡床事後復婚。之後的劇集中兩人一直不離不棄並且彼此相愛,但他們的關係卻開始變得複雜。在最近的劇集中,莎倫開始對蘭迪的誇張,幼稚的表現愈發憤怒,比如說在“無處不在”的結尾,他依舊在擺弄自己的攝像機而無視一家人的性命處在危機邊緣,她忍無可忍並對他大打出手。

在“當你老了”中,兩人因他的行為再次離婚,兩人都對自己假裝和掩飾自己的夫妻感情做出了懺悔,但在溝通之後,他們開始變得更注重彼此的感受,並在“屁股漢堡綜合征”中破鏡重圓。

在“死去的孩子”中,蘭迪對焦慮暴躁的莎倫感到無所適從,認為她一定是遇上更年期了。他試圖通過盛大的情歌表演來挽回芳心,卻並沒有意識到莎倫的問題是在於眾人對校園槍擊的漠不關心。最終,莎倫改變了觀念並與蘭迪重歸於好。

斯坦·馬什 編輯

蘭迪是斯坦的父親。他們通常關係良好,但斯坦經常會對蘭迪的痴迷(特別是那個攝像機)、魯莽以及誇張行為感到惱怒。蘭迪也很天真,這更加激怒了斯坦。如同其他家庭成員,因蘭迪在“無處不在”中不停的錄製家裡人的一舉一動而導致關係惡化,但斯坦可能因為秘魯長笛樂隊的事而感到無所謂。斯坦也不喜歡蘭迪的固執、酗酒以及時常的愚蠢。

除去蘭迪的怪異行為,斯坦似乎很喜歡在父親周圍。他在“尬舞風波”中教會斯坦跳舞,他也在“松木車大賽”中使用小手段幫助斯坦贏得勝利,但作弊也只是為了擊敗一個對手家庭。

蘭迪想要通過斯坦來拓展自己的生活,但也阻止斯坦犯自己的錯誤。在“樂團風雲”中,蘭迪對斯坦要組一個男孩樂隊感到憤怒,因為他曾經在其中感受到了名譽與失敗。在“冰球小英豪”中,蘭迪從斯坦在兒童冰球比賽中錯失決勝一擊的噩夢中驚醒,並在最後斯坦隊輸給紅翼隊後表現出情緒不穩定。

蘭迪想要與斯坦建立更好的關係。在“做愛做的事”中,儘管蘭迪比其他所有的四年級的角色都要弱,但在與遊戲宅的交戰的時候他登入了斯坦的群組聊天並詢問能否和斯坦和他的朋友們一起玩。在“吉他英熊”中,蘭迪看着男孩們在玩吉他英雄,便以為他們喜歡彈吉他,想要教他們怎麼演奏真正的樂器。

在“當你老了”中,蘭迪通過聽吞世波來消除另一個代溝,這是一個能讓他活在他破滅的夢想里的機會,他想要對斯坦和他的朋友聽的音樂保持同樣的激情,但他做不到。在本集的結尾,蘭迪和莎倫分居了,蘭迪對陰沉的斯坦對話,然後看着側視鏡里的房子駛離了。

在之後的“屁股漢堡綜合征”中的結尾處,就在斯坦終於準備好去接受改變的時候,蘭迪和莎倫又和好了,所有的一切又重回到了原本的樣子,只是除了斯坦依然在飲用酒精,這在之後再沒有提到。

但在第二十二季,蘭迪對兒子的安危顯得並不上心。在“死去的孩子”中,他與鎮上的其他成年人一樣對校園槍擊毫不關心,哪怕是斯坦最後遭遇槍擊。在“麻煙風雲”中,他不顧家人感受舉家搬遷至鄉村種植大麻。在“無人至肅”中,他在斯坦鋃鐺入獄時仍沉迷於《荒野大鏢客》。可見,他與斯坦的關係趨於冷淡,正如後者所言:“我恨死你了!”(I hate you so much

雪莉·馬什 編輯

雪莉是蘭迪的女兒也是最大的孩子。她經常暴力對待自己的弟弟斯坦,儘管至少在有父母的場合她會表現得很好。因此,蘭迪和莎倫都不清楚她暴虐的天性,而當斯坦告狀時他們也並不相信。然而雪莉和斯坦、莎倫一樣,都經常對蘭迪的行為感到惱火,她會轉動眼珠,大喊着:“媽,爸爸在發什麼神經?

在“百老匯歌劇”中,蘭迪阻止了雪莉在看完歌劇後給拉里·費根口交。

雪莉並沒有體會到蘭迪的愛,她在“政確校長的最終正義”中說他從不關心自己。蘭迪回答說自己也想這麼做但他感覺雪莉討厭自己。

馬文·馬什 編輯

馬文是蘭迪年老的父親,他已經102歲了。他一直想自殺,但每個人都會笑他的自殺請求並說:“真是我們的傻爺爺!”。在“老年人危機”中,他對蘭迪對他的講話方式感到沮喪因為他覺得蘭迪是在跟兒子講話而不是父親。斯坦解釋說這就是爺爺要發動年輕人和老年人之間的戰爭的原因,因為他不想像12歲小孩般被對待。在“復活節驚魂”中暗示了當蘭迪還小時是由馬文引薦進入兔爺們俱樂部的。

馬什奶奶 編輯

她是蘭迪和金博的母親。她可能在與金博的父親離婚後嫁給了馬文·馬什。然而從他們不再同居以及馬文在“羅馬尼亞五胞胎”中發生了性關係來看,她可能最終也離開了馬文。她現在由於患病居住在醫院裡。她經常上臉書,並在“你有0個好友”中叫蘭迪讓斯坦用臉書和她聯繫。

金博·克恩 編輯

金博是蘭迪的異父兄弟,這是馬特·斯通在採訪時提及的。他們保持着良好的親緣關係並且經常在一起喝酒聊天。儘管是他們的母親離開了金博的父親,但金博對自己的兄弟並沒有什麼怨言。

冷知識編輯

  • 蘭迪有着最多的形象變化:他的原造型出現在第一季,他的新造型出現在第二季並持續到第十一季,有着不同的髮型和發生輕微變化的衣服。十一季以後,他的衣領和口袋又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 在《辛普森一家》中"Krusty Gets Kancelled"一集中一個長得很像蘭迪的攝像師出現在賈博工作室。這要麼是原型,要麼是靈感,要麼是巧合。
  • 在“南方公園:真理之杖”中,蘭迪是南方公園小學家校聯誼會的領導人。
  • 在“安全空間”中可知蘭迪的推特賬號名是@GettinRandy55
  • 蘭迪在“假日特輯”中的DNA檢測結果如下:43%的北歐血統、37%的地中海血統、18%的西南亞血統,這些大致與現代英國人相吻合。此外蘭迪還被檢測出2.8%的尼安德特人血統。
  • 自“麻煙風雲”開始,蘭迪說話帶有美國南方口音。

出場編輯

蘭迪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比較突出的角色,最終成為了最突出的成人角色以及劇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他在每一季都有台詞,並且還在電影和電子遊戲中出場。

電子遊戲編輯

南方公園一起來玩塔防編輯

儘管其地位有所爭議,但是蘭迪·馬什還是被認為在南方公園一起來玩塔防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在“山路隘口”關卡中當他所在的地質研究所附近被攻擊時出現並提供協助,並提醒男孩們小心人豬熊,同時說他自己“要去喝啤酒了”。他在本關卡末再次出現,告知玩家提米·伯奇所說的是正確的,他們必須到南方公園市中心去。他是一個不可操控角色。

南方公園:真理之杖編輯

蘭迪在南方公園:真理之杖中扮演了一個次要角色,但他是所有成年人中出場最多的。在玩家被外星人綁架後,可以在飛船上見到他。當被從探針機中救出來之後,玩家可以在社區中心找到他,在這裡他可以教會玩家一種特殊的放屁攻擊方法。之後他會易裝成女人出現在墮胎診所中,但是儘管如此,玩家還是對他的睾丸打入了麻藥,並給他墮了胎。在完成這個區域的任務後一直到遊戲最末,蘭迪一直只扮演次要角色。而在遊戲最末,蘭迪告訴玩家政府在奴隸先生的直腸中植入了一個陰核。在這個任務結束後,蘭迪會再次回到社區中心,作為次要角色出現。

馬什家族
蘭迪·馬什 | 弗洛·金布爾 | 斯坦·馬什 | 莎倫·馬什 | 金博·克恩 | 雪莉·馬什 | 馬什奶奶 | 馬什高祖父 | 馬文·馬什 | 羅伊 | 斯帕克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