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Leftarrow 中國問題 乳腺癌大決鬥 無處不在 Rightarrow

乳腺癌大決鬥”這一集是第十二季的第九集,也是全系列的第176集,於2008年10月15日播出。

簡介 編輯

溫蒂在課堂上做關於乳腺癌的報告時,卡特曼一次次拿乳腺癌開玩笑。忍無可忍的溫蒂約卡特曼單挑。卡特曼低聲下氣地求溫蒂原諒,甚至當她面吃掉自己的內褲,但在其他人面前又嘲笑溫蒂。當溫蒂堅定要決戰時,卡特曼不惜放學留堂,還親自去向溫蒂父母裝可憐。只是機關算盡的卡特曼並沒有阻止這場決戰...

劇情編輯

SpoilerAlert 劇透警告!!!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謹慎觀看!!!

劇集一開始,溫蒂在做一個有關乳腺癌的科普講座,而台下的卡特曼在嗤笑。加里森先生完全放棄了對他的控制,沒有做任何事情來阻止他。下課後卡特曼還在繼續挑釁溫蒂,溫蒂便威脅放學後要揍他。巴特斯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的同學們,隨後貝蓓在女衛生間告訴了她的夥伴們,艾克告訴了幼兒園的學生,瑞德也告訴哥特小孩。

卡特曼擔心自己會被毆打,並被夥伴們叫作“死基佬”,便試圖通過向溫蒂道歉來勸誘她取消約架。然而,她拒絕和解,除非卡特曼公開道歉。他把她拉到一個清潔工的壁櫥里,試圖用道歉、賄賂和絕望的說辭來結束這場爭鬥。溫蒂生氣地告訴他,他沒有辦法阻止這場爭鬥,並威脅說:“我要把你的屁股塞到喉嚨里,讓你吃掉自己的內褲!”他痛苦地吞下自己的內褲,試圖安撫溫蒂,但這只會讓她感到厭惡和憤怒。

他變得更加絕望,試圖說服斯坦告訴溫蒂不要那樣做,他對斯坦(和他的夥伴們)撒謊,說是她想要擺脫這件事(他短暫地停頓一下,然後若無其事地把內褲從他的喉嚨里拔出來,嘴裡嘟囔着:“哦,這就是我放那些東西的地方。”)當斯坦說他什麼都做不了時,卡特曼生氣地罵他娘炮,然後跑開了。

放學時,克萊德告訴巴特斯,他將因為禁閉而不能去看打架。聽到這個消息,卡特曼跑到加里森的桌子上大便,結果被加里森關了禁閉,這樣他便不用去打架了。在被麥奇老師看管的禁閉期間,卡特曼遇到了巴特斯、克雷格吉米,吉米告訴他,有傳言說他被拘留是為了逃避打架。卡特曼堅稱他在加里森先生的桌子上拉屎是因為他很“硬核”,溫蒂隔着窗戶告訴埃里克,在明天早上再約架。

後來,溫蒂被她憤怒的父母叫到樓下,她難以置信地發現卡特曼在她的客廳里,躲在他母親的襯衫里哭泣,卡特曼稱自己在學校里受到威脅和欺負。溫蒂被她的父母訓斥,並被迫承諾她不會和卡特曼約架。當她的父母向卡特曼夫人道歉時(這時大人們都轉過身去了),一臉嗤笑的卡特曼嘲笑了溫蒂,證實了他真的在演戲。第二天早上,溫蒂拒絕打架,卡特曼知道他安全了,便繼續挑釁她。

卡特曼陶醉在勝利的喜悅中,在課堂上讀着一篇關於乳腺癌的所謂“報告”,一邊笑一邊講着與乳腺癌相關的老掉牙的笑話。溫蒂大發脾氣,差點在課堂上和卡特曼打架時,維多利亞校長把她叫到了辦公室。溫蒂認為她遇到了麻煩,但當她到達時,維多利亞校長祝賀她提高了對乳腺癌的認識,然後告訴她,她聽說因為卡特曼取笑乳腺癌,溫蒂正計劃與他約架。然而,溫迪告訴她不會有打鬥的時候,維多利亞校長回答說:“哦,沒有了嗎?”然後,她向溫蒂透露,自己便是乳腺癌的倖存者。她自己也知道,癌症是“純粹的惡魔”,是無法和它講道理的,在它奪走一切之前,必須不惜一切代價與這個“小肥肉”抗爭。溫蒂很快就明白了,意識到校長不僅是在談論癌症,也是告訴她,不管後果如何,她必須與卡特曼戰鬥。

貝蓓大喊溫蒂要找卡特曼打架了,全校學生都沖了出去。一心復仇的溫蒂來到操場上,與卡特曼對峙。當他威脅要告家長時,她告訴他自己不在乎,於是打架開始了。雖然戰鬥開始溫蒂處於下風,但她很快扭轉局面,把卡特曼魂兒都快打散了。她結束了打鬥,這時麥奇老師來了,大喊“打鬥結束!”,然後走開了。

與此同時,卡特曼表達了他不再是“酷小孩”的沮喪和恐懼,但當其他男孩告訴他,他從一開始就不酷,他們都一直討厭他,他們對他的看法“不能再低了”。然而,卡特曼認為他們是想安慰自己。卡特曼確信他們仍然認為自己很酷才會試圖安慰自己,儘管他受傷了,他還是愉快地離開了,只留下被他的邏輯驚呆了的其他小孩們。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