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丽安·卡特曼埃里克·卡特曼的母亲。她在整个系列中多有出场,被认为是南方公园里最突出的父母之一。

背景编辑

丽安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但也有一定的界限。她的声音通常是善良而柔和的(但在第四季到第七季,她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甜美,由伊莱扎·施耐德配音),她的举动通常是为了帮助别人,尤其是为了她的儿子。正如斯坦和大厨在“撒旦之子达米安”中所提到的那样,她也是一位出色的烹饪能手。

然而,有很多暗示表明,卡特曼太太和埃里克一样是种族主义者和反犹太主义者。埃里克曾在很多场合(至少在前几季)引用他母亲的话,对黑人、同性恋和犹太人发表攻击性和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尽管如此,丽安自己并没有在节目中提及这些观点,所以埃里克可能是在撒谎。例如在"兵器好时光"中,卡特曼说他的妈妈带他去看电影《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以证明了犹太人是狡猾的骗子。

与她善良慈爱的形象相一致,她最初经常向别人展示她的烘焙食物(通常是曲奇饼),即使在不适当的场合也是如此。例如在“卡特曼的荡妇妈”中,她在醉谷仓派对上给了巴布雷迪警官一盘曲奇;在卡特曼家的沙发上方挂着一幅她与卡特曼在国会山的合影,照片里她手里托着一盘曲奇。

名字来源 编辑

她是以主创特雷·帕克的未婚妻丽安·阿达莫(Liane Adamo)的名字命名的。但他们并没有步入婚姻的殿堂,因为丽安在订婚后做了对特雷不忠的行为。因此剧中的丽安便有了滥交的嗜好。除此之外,在特雷的另一部作品《食人族音乐剧》(Cannibal! The Musical)中也出现了一匹叫丽安的马。这些都是特雷在向自己的前未婚妻“致敬”。

双性身份编辑

在“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揭示了丽安其实是一个双性人,意味着她同时拥有男性和女性的性器官,同时在若干年前的谷仓舞会上,她与一系列的男男女女都发生了性关系。在揭示丽安其实是埃里克的父亲后,人们开始猜测埃里克的亲生母亲是谁?

然而在“第200集”中,埃里克和米奇·康纳一同质问了加里森先生帽子先生,后者告诉他们其实当年的亲子鉴定是一场被篡改了的骗局。到了下一集“第201集”中,埃里克被反派斯科特·泰诺曼擒获,后者告诉卡特曼其实埃里克的亲生父亲就是他的父亲杰克·泰诺曼,一个效力于丹佛野马队的红发男,却在“阴毛的故事”中被埃里克亲自设计所杀并被做成了辣椒酱,并喂给了他的异母兄长斯科特。丽安之所以迟迟不告诉埃里克真相,是因为那些年丹佛野马队在赛场上一路顺风顺水,而她与其他镇民不想因为此事搅乱他们的比赛。

亲子关系 编辑

丽安非常溺爱独生子埃里克,曾在数个场合顺从他的要求或放任他无理取闹。她也有意地忽视他的肥胖(常常说“你不胖,只是骨架大”),经常给他做一些高热量的垃圾食品,比如在“卡特曼的肛门探针”中,她就做了一份“糖霜巧克力鸡肉派”。当然,不能否认埃里克的肥胖也与基因有关,因为卡特曼家族的成员大都肥胖。

不过,丽安在“三娘教子”后也逐渐开始抵触埃里克的哭闹和命令,例如在“无神论的未来·一”中,她对埃里克因Wii游戏机迟迟不发售而急躁不安的态度表现得十分严厉。在超级英雄系列中,她也因埃里克对伙伴(主要是布莱德利·毕格克莱德·多诺万)的暴力行为和离家不归对其做出了惩罚。她与埃里克的对抗在“人体iPad”中达到了极点,因为丽安拒绝给埃里克购买昂贵的iPad,相反只同意带他去百思买商店买一台东芝平板阅读器,这让埃里克很恼火于是便在大庭广众之下诬告自己的母亲“整天强暴他”,使得丽安一气之下拒绝为埃里克购买任何电子产品以作惩罚。

丽安很少高声说话。除了在一些埃里克给她带来难堪的场合,她才会打一下埃里克。她也很少禁足埃里克,除非他去侮辱犹太人(“犹太人受难记”)或是收看了特伦斯和菲利普的电影(“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她经常提醒埃里克不要去扣鼻子。在“浣熊侠出击2:马后炮队长”中,是丽安第一次对埃里克的恶行做出了惩罚。在“人体iPad”中,她很大声地吼了埃里克,因为后者在百思买故意挑衅她“来操我”,让行人误以为她是一个恋童癖。不过后来在菲尔医生的节目中,她训斥埃里克的声音就没那么大声了。

据推测,丽安还向埃里克灌输了大量有关犹太人、黑人和红发人的刻板印象。在剧集中可以经常听到埃里克引用自己母亲的种族主义言论,让其他人大吃一惊。然而,剧集中从未展现过丽安发表类似的仇恨言论,或许这只是埃里克的杜撰或误解。不过“红眼病”中,丽安为埃里克制作了一套阿道夫·希特勒的万圣节服饰,而此时后者并不清楚希特勒是谁。在“病危的凯尔”中,她劝告埃里克不要接近肾衰竭的凯尔,因为后者携带有艾滋病毒。在“红发小孩”中,当看到埃里克变成“红发娃”时,她尖叫了起来。这些事例确实都反应了丽安思想中偏执且无知的一面。

强盛性欲编辑

在早期剧集中,丽安性欲十分旺盛并经常沉迷于性活动。她是《嗑药婊子》的封面女郎,也曾参与过德国的排泄向黄片。她完全不介意与陌生人发生性关系,还经常将他们作为常客邀请至家里。这种性欲并不仅仅针对于男人,因为“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的结尾可能暗示了她与克拉伯翠女士麦克丹尼尔斯市长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也发生过性关系。

尽管丽安曾多次发生性行为,失礼地劝说其他男人去她卧室里“办点事”,但埃里克似乎完全不知道妈妈会在房间里做什么。埃里克曾发现过许多黄网和所谓“家庭影像”有母亲的身影,但他仍拒绝承认丽安是一个荡妇,例如在“红眼病”中,当孩子们发现丽安的照片出现在《嗑药婊子》的封面上时,他解释说那时她还太年轻也太缺钱,但斯坦反驳道“卡特曼,这些照片是一个月前拍的!”埃里克从不像母亲抱怨,因为他可能知道如果他让母亲伤了心,就不会再溺爱放纵他了。像在“卡特曼的荡妇妈”和“卡特曼的妈还是很荡”中,即使知道了母亲曾与全镇的男人发生过关心,但埃里克也从未与丽安谈论过她的私生活。

在“未来战士”中,丽安与来自未来的仿生机器人比尔·科斯比发生了性关系。

到后来,她的角色定位发生了变化。自第四季以后就很少提及她妓女的身份了,相反她更多地开始管教埃里克,就像在“三娘教子”和“无神论的未来·一”那样。不过在“卡特曼之死”中,她和一名水管工发生了性关系,以至于埃里克把她做爱的叫声误认为是母亲为他的死而哭泣。除此之外,丽安的不检点行为在第四季到“第200集”之间从未被提起过。

在“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如果玩家用武器打了丽安,她会发出愉悦的呻吟或是说:“哦,天哪!”,这些都暗示了丽安的性欲。

外观 编辑

丽安在南方公园成年女性中拥有中等的身高。她穿着青色的毛衣,砖红色的裤子。她的衣着配色与埃里克相似,例如埃里克的帽子、上衣和她的毛衣、裤子颜色分别相同。她有着棕色长发,但平常都在脑后系成一个老式圆发髻。她涂着玫瑰色的口红,平时总是一副慈祥和蔼的表情。

在特殊场合,她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并有灰色的衬里。在“艾滋兄弟”中,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在睡觉时,她通常穿着深绿色或粉色的睡袍,有时还在脸上涂着绿色的面膜霜。

在外出时,她经常会披着一件褐色风衣,特别是在第十四季第十五季中,通常纽扣紧闭并且外加一条腰带,不过有时她也会敞开风衣。在“人体iPad”中,她几乎整集都穿着风衣。

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她在开车时戴着眼镜,意味着她有近视眼。然而在之后剧集中,她再未在开车时戴起过眼镜。

家庭编辑

丽安的家庭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首次完全展现。她带着男孩们去内布拉斯加州老家过圣诞节。她的亲戚大都与她的儿子埃里克相似——身材肥胖,并有着相似的口癖。在“卡特曼乐园”中,她的家族再一次全体出现在她母亲梅布尔·卡特曼的葬礼上,她的儿子埃里克随后获得了祖母的100万美元遗产,因为后者认为其他卡特曼家族成员会把钱花在嗑药吸毒上。

在“南方公园试播集”中,出现了丽安的丈夫和女儿。不过在正式剧集中这个设定并没有被采用。

关系 编辑

在交际方面,丽安似乎是莎伦·马什希拉·布罗夫洛夫斯基卡萝尔·麦考密克以及其他父母的朋友圈的一员。然而,在“三娘教子”一集中似乎暗示了丽安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而她对儿子的溺爱则是对此的心理补救。事实上她很少和其他家长单独待在一起,更多是在有孩子们的场合,可能说明大家与她交往并非基于友谊,而更倾向是基于孩子们的关系。

出场编辑

Liane had a major role early on in the series and was the most prominent of the boys' parents, but over time she gained less spotlight as Randy took on that role. She has had a speaking role in every season to date, as well as in the movie and several video games.

卡特曼家族
埃里克·卡特曼 | 丽安·卡特曼 | 梅布尔·卡特曼 | 丽莎·卡特曼 | 弗莱德·卡特曼 | 霍华德·卡特曼 | 埃尔文·卡特曼 | 弗罗伦斯·卡特曼 | 哈罗德·卡特曼 | 斯丁奇·卡特曼 | 亚历山德丽亚·卡特曼 | 肥鲍勃·卡特曼 | 猫咪先生 | 小蓬蓬 | 吉米
除了特别提示,社区内容遵循CC-BY-SA 授权许可。